王乐安

一个在当前CP较为清真的人

 

【叶王】流水账日常之圣诞吸猫

大家好!赶在叶王日的最后时刻成功更文!

果然还是搞我西皮日常最开心了

好久没动笔估计不怎么能看,多包涵


-


某本该归隐江湖的退役选手,近日又登上了热搜榜。

#大神的猫会打游戏#

刘小别叼着食堂豆浆的吸管刷微博,挑了几个眼熟的粉丝评论一一回复,然后点开热搜链接,是一个叶修的大粉发的视频。“昨晚叶神的直播,5分29秒开始,猫猫上镜!”

微草人都有点猫病,他的手脱离大脑控制自动点击了播放。

几秒钟粉丝自制的片头过后,出现了叶修那张过分熟悉的脸。

现在是第十二赛季,新神还未造起,旧神余威犹存——至少在微草还挺有存在感的。一溜火花从刘小别头顶窜到脊背,伴随着视频里响起叶修的声音,他想起去年夏休期,叶修就用旁边这台电脑虐他,单挑虐,双打虐,团队虐,虐得他现在一看到叶修甩鼠标就紧张,比叶修退役前更紧张。

手机屏幕上的叶修甩甩鼠标,清清嗓子:“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来直播荣耀圣诞节活动,今天我穿得比较多,因为我这儿临时停了半天暖气。”刘小别注意到他羽绒服拉链一直拉到下巴,整个人鼓鼓囊囊的。

叶修直播话不多,前几分钟在接任务杀怪捡材料交任务中度过了,5分钟的时候他正好进行到最无聊的一环,玩家围着主城广场上一只大火鸡,不停地使用普通攻击。

这时候突然从游戏之外传来叮咚两声,叶修对观众交待:“大概是修暖气的来了,我离开一下。”

随着他站起身,羽绒服拉链被拉开,钻出一团雪白的毛球跳到了电脑桌上,晃了晃身躯,抬头看了一眼摄像头。

弹幕突然高能了起来。

“猫?叶神的猫?”

“我的妈也太可爱了吧,原地爆炸”

“我男神又强又有猫真是人生赢家啊哈哈哈哈哈”

“你们别打字了挡到我云吸猫了”

“喵喵喵,叶神还需要猫吗,会舔你的那种”

“我刚进来,什么情况,叶神呢?今天直播吸猫?”

该猫年龄不大,毛色纯白,体形适中,斜卧在电脑桌上,姿态慵懒惬意,右前爪随意搭在键盘上。刘小别一边疯狂吸猫一边思索,叶神什么时候养了猫,没听队长提起过啊,队长身上也没带过猫毛,而且这猫怎么有点眼熟呢。

弹幕突然再次爆炸。

“我没看错吧,叶神的角色一直在攻击?”

“大神开挂?”

“叶黑快滚,房管在吗赶紧清理掉”

你一言我一语,眼看要爆发粉黑大战,幸好叶修及时回来:“不好意思,刚才修暖气的来了。我看看任务到哪儿了,哎哟,火鸡快切完了,大家别误会啊,没用外|挂,都是这小东西。”

叶修把猫毛拨开,调整了摄像头的角度,刘小别才看清猫的右前爪按在普攻键上,是巧合吗?叶修把猫抱进怀里,冲摄像头挥了挥爪子:“介绍一下,我家大眼儿,荣耀打得比我溜。”猫瞥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弹幕,似乎被抱得不舒服,腿一蹬一跃飞出了摄像头范围,叶修笑道:“它去看人修暖气了,咱们继续。”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完成了直播,猫也再没出现过。

刘小别手一滑关了微博,他靠在椅背上用力地想,这猫,不就是以前微草的常客吗?



微草俱|乐|部坐落在京西一片中高档小区之间,附近还有两所小学三所初中,要不是余老板对电竞瘾头大,早就扒了盖楼了。

俱|乐|部规定不许养宠物,但院子里经常有附近的猫过来串门,有家养的也有野生的。一来二去混熟以后,不记得是谁发起的倡议,甚至从战队零食饮料开支里拨了一笔专款用来买猫粮,存在值班室里,这项举措更加吸引了附近的猫。

只有这只白猫十分另类。它独来独往,出现频率很低,一年只有几次,不喵喵叫也不吃猫粮,就喜欢溜进训练室里,把摸鱼玩手机的队员吓一跳。

为什么这只猫会出现在叶修家里,它本来就是叶修的吗,还是最近才被驯养?

刘小别疯狂进行推理。

按说叶神是队长的家属,住得也不远,他养的猫过来串门是说得通的。

不,问题就出在队长身上。

王杰希这个人,尊老爱|幼,人人称颂,唯独没法和猫和平相处,有次他走进值班室,把三只埋头喝水的流浪猫吓得一溜烟逃出去,仿佛末日降临一般。

虽然王杰希高大的身材逆光出现在门口的确很有威慑力了,刘小别光听队友转述都难免心脏猛跳一下,可以想见当时小猫是多么幼小可怜又无助。

王杰希的特殊气场似乎只针对猫,他和叶修家里的狗关系就不错,偶尔会和同样养狗的许斌交流心得。

刘小别眨着眼睛想,这样的队长,怎么和养猫的叶神一起过?



第一届世邀赛结束之前,没人想到他俩会一起过。

袁柏清甚至想把自己刚毕业回国的表姐介绍给敬爱的队长,被稳重的许斌劝住了。

结果就在微草自己举办的世邀赛庆功宴(庆祝队长获得冠军和包括决赛在内三场比赛的mvp)上,队长坦坦荡荡带来了家属,还是明显打扮过的。

集体震惊过后,刘小别疯狂自我安慰,叶神,怎么讲,虽然不算特别好,但也挑不出大毛病,荣耀圈里看跟谁比,虽然不如轮回的那谁谁谁帅,总比蓝雨的那谁谁谁好,也比霸图的那谁谁谁强,叶神和队长,般配,对,般配。

叶修倒是自来熟(本来就很熟),一杯啤酒和全队上下走了一个,走到还没从全麻中恢复过来的袁柏清处,还加喝了半杯红酒,最后几步便有些摇晃,王杰希十分自然地托了他一把。

还在努力适应的刘小别赶紧把头扭向另一边,另一边是高英杰,双手紧握果汁杯,眼眶通红神情坚毅,仿佛在参加一场庄严的仪式。

见面饭以后,叶修经常出没于微草,有时接送王杰希,有时陪他们复盘,乃至牺牲休息日给他们加训,见证了微草年轻队员飞速成长,已经独立形成一套十分完整的战术。

刘小别在七期群里晒了几次加训成果,邹远幽幽打字:“这就是父母双全的感觉吧。”



训练室里陆陆续续又进来几个人,刘小别一把拉住和他关系最铁的袁柏清,让对方辨认叶修直播里的猫。

袁柏清嗓门极大:“俩大神熏陶的猫还真能诶!应该就是以前来过微草的那只,没跑了,原来是队长和叶修的猫啊,怪不得老来查咱们岗。”

刘小别翻个白眼:“咱队长能养猫吗?”

袁柏清一愣,脱口而出:“好你个叶修,胆敢绿了队长?”

什么脑回路,刘小别一把拍上牧师脑袋:“那猫叫大眼!能是叶神和别人养的吗?”

动静大了,几个年轻队员纷纷张望过来,刘小别赶紧压低声线:“小声点,队长这两天休假,我担心有什么事,你说该不该问问?”

“问呗!”袁柏清作义薄云天状,“队长对咱们这么好,关心队长不是应该的吗?我来,大不了加训!”说罢低头一通操作,弄完了把手机扔到刘小别怀里,扬长而去。

刘小别一看,这孙子直接发微信问王杰希是不是养猫了,用自己的手机。



八卦人士远不止刘小别一人,王杰希的手机一下午响个没停。大白猫跳上桌子,咬开皮包拉链,叼出振动不止的手机,把爪子放到指纹识别键上,通过,逐条微信翻看,看完一并删除,接着按进朋友圈,自|拍上传正脸照,高冷不发一言,署名王杰希,算是给“两人共养的猫”正了名。

爱情使王杰希养猫,方锐的神评下面排了十几层手动点赞。叶修一回到家就抱起“猫”,仗着自己力气大啾啾亲了两下:“今天家里暖不暖,大眼在家乖不乖?”

猫——王杰希一爪子直拍他面门,被叶修握在手里,挠了几下掌心,发出轻哼。叶修抱猫姿势老练,杰希猫放弃了挣扎,窝在他怀里捧着手机刷微博。

叶修怀揣猫主子,站在阳台上点了根烟。隆冬十二月,天黑得早,托福今年治理力度大,京城四周基本无霾,但星星也不曾造访,只有万家灯火和三环车流,共同造出一个人间银河,而人间跨星斩月的那个人,正化作一只绵|软的猫咪在他怀里昏昏欲睡。

靠近心脏的地方被挠了两下,叶修碾灭烟头,把猫掏出来。猫爪子举着手机,给他看粉丝qingyuan叶神直播吸猫。

“不愧是我的老王,变成猫也是这么犀利又吸粉。”叶修一边陶醉,一边用脸使劲蹭猫。



杰希猫在床上打了个滚,化作赤条条的人形,然后立刻钻进旁边的被子里——王杰希无论作为人还是猫,都十分畏寒,若不是家里突然停了暖气,也不会变成猫赖在叶修身上。

他到底是人是猫?他自己也不十分在意,两种形态可以自主切换,当人自|由活动当猫任性偷懒,还能给爱人多一份撸猫的享受,王杰希觉得没什么不好。细究起来大概属于一种变异的返祖现象,远古的猫科基因使现在的猫都怕他怕得要死,去野生动物园连狮子老虎都绕着他走,也只能活在人类世界里了。

吃饭的时候王杰希又想起这事,放下筷子:“晚上直播不要带我。”

叶修也没想让杰希猫再出镜,他非圣人,难免藏私。

 

 

叶修直播的时候王杰希也打开电脑,开始写下个月训练计划。

收到刘小别的微信他并未生气,反而感到了窝心,油然而生一种“孩子长大了,可以把托付家业了”的自豪感。

完全托付之前,还是要让这个孩子多成长一点。王杰希这么想着,给刘小别增加了50%训练量,就当一份特殊的圣诞礼物吧。

 

END

 

 

 

 

【一句话番外】

 

后来王杰希也开通了直播。第一次直播他抱出来一只橘猫,垂眉耷眼的,十分眼熟。

“大家好,我是微草王杰希,这是我的猫,叫要命可以戒烟免谈,也会打荣耀。”

 

 

  479 37
评论(37)
热度(479)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