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FW:【叶安】朝阳初上


非常感谢太太的叶安!我的萌点都被写到啦!尤其是站在牧师身前战斗的散人和站在散人身后支援的牧师,原文每次“白光一闪”我就能吃到糖!

岁云暮:

写的是老叶退役后,设定是会不会再回兴欣来此刻还是个未知数(。

        

就……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小安的内心真是个迷啊……没写出CP感,不造能不能算CB,对不起点文的GN @王乐安 了,最近事多的脑容量急剧萎缩_(:з」∠)_

        

 

        

 

        

 

        

夏季的天总是亮得格外早,不到六点钟的阳光已经穿透窗户映出安文逸的影子,拉长在客厅的地板上。

        

他昨晚睡得不太好,夺冠的瞬间总是反反复复的在梦里出现,奖杯的反光刺得眼睛想要流泪;下一秒画面翻转成小手冰凉冲向一枪穿云,撞上枪王的时候安文逸恍恍惚惚觉得自己身上哪哪都在疼;再变成最初那个混战的桥头,圣治愈术的白光中,安文逸似乎看到骑士冲自己招了招手。

        

然后他按着太阳穴醒来,眼睛先是触到一片短暂的黑暗,再慢慢接收泛白的光线,从没拉严实的窗帘缝里透出来,一旁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刚过四点。

        

安文逸坐在床上,有点费力的想要在还仍隐隐作痛的头颅里恢复正常运转的思绪。

        

昨天晚上喝了酒。

        

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多。

        

昨天晚上应该是喝醉了。

        

但安文逸想起来夺冠那晚已经过去了两天,欢庆的余热也已经被理智支配着转变成忙碌的动力,毕竟句号划上的瞬间下一段征程业已悄然开启,欢呼和庆典是短暂的停顿,不断的前进才是正确的姿态。

        

况且那天晚上大家都累到虚脱,参加完新闻发布会就匆匆回到了住地,之前还在一个劲儿闹腾着的众人踏进屋子后都头也不回的直奔床铺,倒头就睡,连拿了冠军这种惊天动地的大事带来的兴奋都不能阻止。

        

但昨天的主导情绪并不是兴奋,尽管他们还是在大声的闹腾着。

        

当安文逸终于想到昨天之所以会如此闹腾一场是因为叶修宣布退役之后,他迅速的清醒过来。

        

 

        

 

        

昨晚一开始大家坐在饭桌上都有点沉默,魏琛实在看不下去,叫了箱啤酒来,给除了叶修之外的人挨个灌了几杯,才硬是营造出点喧闹。

        

叶修说送什么送,你你你,千万别来啊,我怕你们哭。他特意朝陈果她们几个姑娘的方向点点头。

        

谁会哭啊!陈果气哼哼的反驳,她脸颊已经泛着红色,但走路还是稳当的,一旁的罗辑就比较惨,被high起来的包子灌了好几杯,支撑不住的趴在了桌子上,一脸茫然。

        

安文逸面前的杯子满了又空,没有外露的情绪全都酝酿在心里,醉的就格外快。

        

叶修因为一大早要赶路的缘故,倒是被颇有人性的放过。欢送宴结束之后,几个稍微清醒的拖着已经醉过去的,踉踉跄跄地回到住处。

        

安文逸即使醉了也保持着一贯的作风,只是软绵绵的靠在叶修身上,不说胡话不撒酒疯。

        

叶修扶着他肩膀,想着看来真是跟外界传闻一样兴欣的条件有点艰苦,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瘦。

        

想想自己当初是怎么费尽唇舌才拉来的人,叶修都要笑出声。即使在联盟各项制度发展日臻完善的现在,看来当初最早用来建队伍的那一套办法,还没太过时。

        

而安文逸这样理智冷静地有些近乎冷漠的人也真就被他所说服,一穷二白的兴欣战队迎接了它唯一的牧师,即使水平不算出色装备不是顶级,也顽强地一路战到了最后。

        

说到底还是无法掩藏对荣耀的热爱吧,即使是个无法冲锋在最前沿以命相搏的牧师,也有挥舞着十字架战斗的气魄。

        

何况小手冰凉无数次掩伏在草丛间、躲藏在阴影后并不是战战兢兢的逃避,而是关键时刻的治疗量暴击,悄无声息的治疗技能,它的光芒甚至掩盖过了热血澎湃的拼杀,所有人都无法忽视这看似软弱无力的一抹白。

        

叶修从一开始就无比的信任安文逸,每一场战斗都是。他知道自己的血线总会有一个瞬间被抬起到让敌人心凉的地步,小手冰凉总会冲破艰难险阻,站在最精准的位置,在最合适的时刻出手,唱诵起神圣的上帝之歌。

        

就像他知道安文逸会一步一步,每次都做到更好一样。

        

 

        

 

        

叶修下楼的时候安文逸正站在饮水机边上,看清脚步声的来源之后他不动声色的接完那杯水。

        

早上刚起喝点水,对身体好。

        

他把杯子地给叶修。

        

小安啊,叶修倒也没太惊讶,不是说了不要来送吗。

        

安文逸抬头,还是送一下吧,我又不会哭。

        

叶修被他逗笑了,也就你说这话我才能信。

        

他伸手接过杯子。

        

 

        

 

        

老实说一开始安文逸的确会让人觉得隐隐有些不舒服,无论怎样的举止得体心思缜密也掩盖不了他难以亲近的气质。并且他和莫凡显然不一样,后者明确的在领地前竖起了请勿靠近的警告牌,但安文逸,他只是礼貌的朝你笑笑,和你闲话几句家常,再安定的送你离开,然而自始至终你都没有踏进他的院子一步。

        

这让人难以有坚持下去的动力,安文逸自己心里明白也接受了这份习惯带来的安心。

        

然而叶修却总是时不时的会出现。

        

安文逸认为一定是因为他的技术已经好到无需整日泡在训练里,才能有这份空闲的逸致。

        

而自己正好需要一个休息的借口,毕竟峰值过去之后的练习可能会适得其反的加重疲惫,一口吃成胖子是不现实的,他距离顶级牧师的路长到要分阶段去完成。

        

在阶段的间隙,安文逸也许会乐意邀请叶修走进院子来,谈谈天气,喝一杯茶。

        

毕竟这位年长一些的前辈和自己一样,说话总是诚实的不带那些弯绕的心思。不过自己是出于图一个方便明了,而他是因为强大带来了相匹配的自信。

        

至少交谈总还是舒服的。双方都带着开诚布公的好心情。

        

他想叶修并不仅仅是个好队长而已。

        

而叶修也并不仅仅认为他是个需要时不时提点的战队队员。

        

MT和治疗总是需要存在无与伦比的默契,安文逸闲下来时还会想起无敌最俊朗沐浴在圣光下的身影。

        

 

        

 

        

从住处到门口的距离很近,近得没有多少说话的空隙。安文逸想张嘴却只觉得头脑发白,但却不是来自宿醉的茫然,也许有一千个字眼能表达此时的心情,但他一个都想不起来,叶修没抽烟,但身上还有隐隐约约的烟草气息,他觉得自己被这股气息搅得心烦意乱。

        

小安?叶修喊住了他。安文逸抬头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大门口,侧门开着一个缝隙,让他想起地图的边缘线,那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

        

队长,我……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能行的,怎么说都是我挨个挑出来的,打了这么久,足够证明了。

        

队长,你还会回来吗?

        

你们的队长是苏沐橙。叶修神色郑重了一些,小安,我一直以为你应该是最不会受到影响的那个。

        

荣耀世界里,不会。安文逸迎着叶修的目光,缓慢而坚定地回答。

        

这就够了。叶修了然的笑了笑,我一直都相信你,荣耀内外都是。

        

即使我再回来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站在你身前了。

        

叶修的身影和话音一起从安文逸身边跨出大门,站在街角的时候他转身招了招手算是作别,然后登上了出租车。

        

 

        

 

        

清晨的薄雾刚散去,大地的余温还笼罩着脚面。街头跑过晨练的老人,卖早点的铺子飘着热气,公交车站牌打着哈欠的上班族无聊的划着手机屏幕,清脆的鸣啼声在行道树的枝繁叶茂间跳跃。而叶修的离开只是这个寻常的夏季清晨,无数个坐标里正在进行的画面中的一角,像是总监控台那面巨大的屏幕,无论是安文逸还是别的谁,喜怒哀乐大概在那里只能被浓缩成一个移动着的小黑点。

        

想必又是美好的一天。安文逸看着车影刚刚消失过的拐角,心想现在大概可以去帮兴欣的大家买份早餐,对面那家的包子味道真的很不错。

        

他深吸了口新鲜空气,心情挺平和的迈步。

        

拎着一袋包子回到住处的安文逸推开门的时候,视线刚一落在桌子上就再也动不了。

        

叶修落下的打火机和烟散落着,在被晨光笼罩着泛起朦胧的祥和感的客厅里,突兀的破坏着美感,像是田园诗里暴躁的粗口,圣母画上狰狞的裂痕。

        

 

        

 

        

安文逸不喜欢烟味,更不会抽烟。他也有冲动想要对着朝阳来一根,泪流满面的在呛人的味道里哀悼一下的晦暗心思,却在一秒后只是笑笑,随手把它们收进了茶几的抽屉里。

        

指尖平稳有力,归置的动作像是操作小手冰凉一样沉着,耐心,不急不躁。

        

兴欣的根基并不十分牢靠,安文逸深知自己就是不牢靠的原因之一,以前有叶修在,可以随时填补他们摇摆时拉扯出的缝隙。但他一直在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能太过依赖核心。

        

安文逸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时间,而第十期出道的他无疑有着丰厚的优势和潜力。握着小手冰凉的账号卡的时候,他感到了比加入兴欣那天更加剧烈的心情。

        

这是自己能够把握的东西,也是短暂的犹疑之后踏出的一步选择。目标很大就一点一点实现,终点太远就一步一步走,无论那里是叶修,还是别的什么。

        

他没有忘记捕捉到叶修话语里那一丝不确定的可能性,抓住时机正是他所擅长的不是么。

        

 

        

 

        

这个寻常的夏季清晨,同伴们相继醒来后,看到的是放在桌上的早餐,和训练室里已经做起训练的安文逸。

        

距离夺冠不过三天,距离叶修退役离开不过几个小时,而他始终知道自己能够把握的是什么。

        


        

Fin

  58
评论
热度(58)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