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较为清真

 

【叶王】大神的退役生活·夏威夷篇


手残,迟到了一小时,还让我算生贺好吗!

OOC会上瘾,一跑偏就狂奔三千里

千万慎入!!!


前篇在这里→大神的退役生活

大眼生日快乐!

爱你mua=3=

跟老叶要幸福啊~挥手~


半夜写得太糊涂,早起又小修小补了一下

我尽力了 ┭┮﹏┭┮


贴首很喜欢的音乐,不一定配文食用

Tango para Abel






1、


遮光性良好的窗帘密密关住一室幽暗,无需昏黄的床头灯更多渲染,断断续续的低吟中,气氛已足够yin靡。

“叶、叶修,你轻点……唔……”

被子胡乱堆在床上,露出四条纠缠的长腿,随着啪啪的撞击声剧烈颤抖,在床单上摩擦出凌乱的线条,带得大床也发生了轻微的位移。

王杰希紧紧揪着床单趴着,双目紧闭,发现自己不小心叫出了声,已经通红的脸上又加深了颜色,摸索着把枕头拽过来捂住了嘴。

“大眼儿乖,叫出来。”

叶修一手扶住他的腰,另一手拍了拍他的脸,把枕头抽走扔掉,动作一气呵成,下身进出不停。看似十分有余裕,粗重的喘息却暴露了他也接近临界点的事实。

自欺欺人的屏障被拿走,王杰希撑起身体,转头要找叶修理论,正遇上一记又深又重的顶弄,酸麻在身体内部爆炸,辐射至四肢百骸,震得他又倒回床上,流泻出叶修期待已久的绵长呻吟。

这一声让叶修兴奋得寒毛直竖,好像心尖最痒的地方被狠狠抓了一把,好像在密不可分的地方突然加入一只手刺激他的敏感点,快感终于挣脱累积多时的束缚,化作快意,迫不及待盈满每个毛孔。

情.欲冲上高空,爱砰然绽开,落下温柔。




后背失去了胸膛的热度,身畔的床被压得凹陷下去,听见一声舒爽至极全身放松的喟叹,来自叶修低沉的烟嗓。

王杰希偷偷睁开眼,偷偷伸出手,向着床头柜上叶修的手机,一点点蹭过去。

——在途中就被打掉了。

“破坏约定啊大眼。”叶修抓过手机,随手向更远处抛去,落进凌乱的衣服堆里,没发出半点声音。

见阴谋没得逞,王杰希默默叹口气,干脆转过身和叶修面对面。温热的呼吸在咫尺间交错,眼前人眼神明亮如恒,哪有半分慵懒模样。

“你骗我。”伸腿挠他。

“你不是也骗了我?”不为所动。

床笫间一贯的沉默喘息派,突然乖顺地叫出声来,叶修怎么可能察觉不出不对劲。

“今天比赛的对手是老将,我怕英杰吃亏。”房间里空气干燥,舔舔嘴唇,冷气开得太足,再靠近一点。

“等比赛结束我会告诉你比分的,打电话免谈。”只要叶修不愿意,色诱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心。“现在起床,我们去吃早餐。”

“哎……”失望溢于言表。


叶修起身前,轻吻一记他皱起的眉头,然后下床,套上睡裤,赤足踩在地毯上,捞起桌子上的烟盒,走到阳台前,用力拉开厚重的窗帘。

瞬间热带的蓝天白云气势汹汹地闯进视网膜,一室的沉重郁闷都猝不及防,在日光下灰飞烟灭。

叶修就站在逆光之中,拨动打火机。王杰希突然有点儿心情激荡。

是他的光,他选择的未来。




2、


作为全球著名的度假胜地,夏威夷气候温和宜人,即使在炎夏八月,也能关掉冷气打开车窗看风景。

叶修开车,王杰希坐副驾驶位,胳膊搭在车窗上,脸冲着车外,在看街景,或者三三两两的清凉美女。

叶修莫名有点不爽。

“大眼你把车窗关了,我要抽根烟。”

“你就不怕我死于二手烟。”

回击来得又快又稳。王杰希转过头,墨镜遮住了大小眼,鼻梁到下巴的线条俊秀,薄唇微翘,周身气场惬意迷人。

这样的王杰希走在夏威夷街头,对上至六十岁下至六岁的女性都有强大的吸引力。无论是出游还是购物,吃饭还是拍照,只要叶修一会儿不在,回来就得搭救被缠住又不善拒绝的恋人。

比如今天早餐时,趁着叶修去取食物,隔壁桌子的女导游借故过来搭话,貌似热心给王杰希介绍本地少有游客知晓的景点。想到这里叶修就更不爽了,用力踩了一脚油门,美国车马力足,几乎是蹦跳着冲过了路口的黄灯。

“如果要去早上人家推荐的原住民村庄,你该在刚刚那个路口转弯。”

“不去了,咱们去看海。”

王杰希立刻就明白这人在别扭什么,他笑得更欢:“叶修你至于吗,昨晚在酒吧有人要请你喝酒我都没介意。”

顺手又捅了一刀。


也不知怎么回事,叶修散漫的气质特别受本地基佬欢迎,从在机场降落开始,几乎每次他急吼吼奔去抽烟点,最后都带着满头黑线奔回来。一开始王杰希还关心两句,后来都懒得问了,还能发生什么事,不就是又被男人搭讪了呗。

王杰希觉得这事特别可乐,笑得趴在吧台上直不起腰,一边捶桌一边抹泪一边甩出总裁台词警告叶修,在外面要守妇道,记住你是我的人。

叶修憋了满腔无处可喷的垃圾话总算找到了出口,拽住他胸口衣服把人揪过来,压着他后脑勺吻得凶狠,吻到周围爆发热烈掌声,还依依不舍安可了两三遍。

在这个永恒浪漫的人间天堂,偶尔画风不对,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这本来就是叶修的目的。

曾经联盟中最纯粹的宅男,能在家门口的711买到的东西,就不会去稍远一点的罗森,他为什么要坐九个小时飞机,来度一个跟荣耀和电脑完全无关的假期?

答案在他心中,也握在他右手中。

相同的大小长短,相同的灵活漂亮,相同的稳定有力、夺冠封神。

从神坛走下来的空虚折磨彻夜不眠,彼此之间也全无二致。

巨蟹座的王杰希天性里有着缠绵恋家的一面,让退役这道门槛更加难跨。过去的十年里,微草就是他的爱人,队员就是他的孩子,一点一滴无孔不入,把他的心塞得满满当当。从他接触荣耀之初就占据特殊席位的叶修不过打了个盹,也差点被挤出去。

十年来藤紧紧捆缚着树,是该解开羁绊的时候了,却无从下手。

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固然不可,磨磨蹭蹭拉拉扯扯也不利于术后复原。叶修想了很久,最后决定把王杰希从熟悉的环境里暂时带走,带到万里之外,空间和时间都是良药,能修复成长蜕皮的伤痕。

于是他半绑架半诱拐的,把人哄到这个太平洋中心的孤岛上。海浪沙滩,新鲜空气,陌生人群,只有彼此可以交流可供依赖的全新关系,以及这种关系与信任伴随而来的极致快乐。

叶修承认他有私心,他要王杰希在被剥开这层名为“微草”的沉重保护壳、鲜嫩柔软得好像初生婴儿之时,就产生对“叶修”的雏鸟情结。

人人都说王队对微草的付出像谈恋爱一样,但从今以后他的全心全意只有叶修。


对此王杰希表示,不给帐号卡就算了,上网打电话也不行么。

叶修说,当然不行,斩“草”要除根。




3、


晚餐吃海鲜烧烤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隔壁桌的两个日本姑娘,先是偷笑,嘀嘀咕咕,后来声音渐渐大起来,叽叽喳喳,旁若无人。夏威夷有很多这样快活的人,混在浪潮背景的鼎沸人声之中,一点都不值得注意。

但频频听到自己名字的别扭发音,作为前公众人物,这点儿警觉性还是具备的。叶修和王杰希交换了一个眼神,假装没发现自己被认出来,平静地吃完了这一餐。

吃完正要溜走,就被那俩姑娘拦住了,彼此英语都不算特别流利,连比带划沟通十分费劲,最后对方掏出速写本,刷刷画了君莫笑和王不留行,这才认上了亲。

原来也是荣耀玩家,看了世界邀请赛之后就成了他俩的粉丝,因为王杰希退役心情低落跑来夏威夷度假,竟然在异国他乡遇见了偶像,妹子激动得差点当场飙泪。

感受到周围人投过来的怀疑目光,他俩赶紧的签名合影握手鼓励,哄好了小粉丝的情绪把人送走。正在相视苦笑,妹子又举着手机奔了回来,一把塞到王杰希手里,“王不留行!”这四个字的汉语发音还挺准。

叶修凑到王杰希身边和他一起看,原来中国队夺得了一场艰难的胜利,高英杰操纵的王不留行发挥出色,拿下了当场MVP。




当夜,叶修忽然从睡梦中醒来,另外半边床空荡荡的,已经凉透。

王杰希披着长袖睡衣,就坐在不远处书桌前,双手托腮,叶修轻手轻脚走到他身后,才看清了电脑屏幕上定格的是比赛录像,就是中国队刚刚获胜的那场。

“怎么不看?”叶修轻轻问他。

“啊,吵醒你了。”王杰希被叶修的声音吓了一跳,慌慌张张想关掉视频窗口。叶修握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点开视频,解说的声音熟悉依旧,黑暗里甚至比往日更加清晰。

“我睡不着,想给英杰打电话怕吵到他休息,想看比赛视频,又想起和你的约定……”

“真乖。”叶修低头吻了他的发漩,痒痒的触感让王杰希缩了一下,肩膀一抖外套几乎掉下来。电脑屏幕冷光下的魔术师仿佛被施了逆生长的魔法,白天那副沉稳自信的面具掉下来,真实眉目迷惘得如同十八岁一样。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在这一个月里。”叶修轻声向他保证,“接下来我们要验收成果,你总不能一辈子不碰荣耀。”

选手登场,擂台赛,团队赛……他从背后环着他,四手交握,不发一言。沉默裹挟支持与爱,在静夜里流淌。




4、


“文州,祝贺你们取得的胜利……嗯嗯,我和叶修都好……麻烦帮我把电话交给英杰,谢谢你。”

在露天咖啡座里,王杰希给高英杰打电话,叶修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微笑着看他。

“微草的训练还顺利吧……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啊,都已经是世界冠军了……给你们买了小礼物,人人有份……生日礼物?啊,那就等见面时再谢谢大家。”

他们出发的那天刚好是七月六日,王杰希的生日,是他十年来第一次没和微草队员一起过的生日,这趟旅程从一开始就宛若新生。

叶修拖着他走得爽快,被留下来的微草队员们还是习惯性地组织了庆生活动,一起吹蜡烛,一起切蛋糕,一起哭得稀里哗啦像被爸爸遗弃的孩子。高英杰把这一切都说给王杰希听,王杰希也告诉他,叶修特地吩咐航空公司定做了个画着大小眼人物肖像的生日蛋糕,却把他的名字写错了的事。

啧,大眼怎么还记得,真小气,叶修嘴里的烟一晃一晃。


“等会儿有记者会?那就先说到这里,我过两天就回去了,到时候见。”

王杰希按下挂断键,把手机还给叶修。叶修接过来,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吃饭去吧,今晚开瓶香槟,庆祝一下。”

王杰希一愣,“庆祝中国队三冠王朝?”

叶修挑了下眉毛,“以及你满月。”





注:世界杯8月6日结束,正好大眼儿满月!(x

再注:满月=小孩儿出生足月,不是坐月子!(x

  380 30
评论(30)
热度(380)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