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较为清真

 

【王&乐CB】One Night in Beijing(完)

特殊的日子搞一搞我心爱的花花&草草~

粮食向的流水账,王杰希&张佳乐,其他CP自由心证

顺便勉励自己,时日无多,不要再偷懒啦!

————————————————

新挂件的图,花草组太可爱了呜呜呜

如果直接贴商城的图不合适请告诉我~






01

王杰希在家门口,捡到了一个张佳乐。



02

第九赛季总决赛次日,王杰希带领微草全队在训练室复盘。训练室里一片沉默,为的是霸图老将们力战到底的悲壮。他们还年轻,职业生涯暮年离他们还很远,但荣光和雄心一点点被夕阳晒褪色的惆怅,却属于那一种可以触类旁通的、人类永恒的情感。王杰希想的则更多一点,作为和霸图几位最接近的第三赛季出道的选手,他很难不和自己的现状联系起来。初生代的选手们强度很大,白天训练晚上抢boss周末研究银武,运动寿命和黄金一代以后不可同日而语,王杰希自己已经是个老将了,还能扛着微草飞多久。

但从王杰希脸上看不出动摇,记者发布会之后煽情的背景音乐中他伸手关掉投影,对队员们宣布夏休期正式开始,到家之后给他发个短信报平安。队员们三三两两站起来,高英杰走在最后,站在门边轻声问队长是否需要开灯,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轻轻合上门离开,咔嗒一声很轻微,留下王杰希的侧脸在越烧越浓的落日里。

王杰希并没独自想太久,他拨通了技术部门的内线电话,和专门负责王不留行的技术人员交换了意见,微草也有像关榕飞那样对装备制作废寝忘食的人,赛季结束了,但他们还在征程之中。为了高英杰能够顺利接手王不留行,有些装备需要微调,有些装备必须更换,从现在开始就要有完整的思路,来保证必需的材料收集,昨天那场决赛让王杰希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世代交替的紧迫感。

B市的夏天天黑得晚,晚到王杰希打完电话太阳还挣扎在地平线上,他简单收拾了一下才离开微草。他家很近,走路只需要5分钟,沿途都是车来车往的大道,从大道上转过一个弯就是小区大门,微草队长住的地方档次必须不能低,保安二十四小时轮班站岗,基本都互相认识了。

“王队长,您有客人来访,我让他进去了。”即使不是荣耀玩家也能经常从电视上看到他的脸,小区里有数量庞大的王先生,只有一个王队长。

“哦?谢谢你。”王杰希纳闷,他想不出这会儿会有谁来找他,一边思索一边加快了步伐向自家走去。是千家万户点灯吃饭的时刻,小区附设的游乐园失去了它的孩子们,空空荡荡,怪异得可笑,王杰希一眼就看到了他的访客,并且认出了是谁。即使在一般人视力最差的黄昏时分,秋千上轻轻晃动的小辫子也足够鲜明,张佳乐实在是个很有特色的人,王杰希自相识以来就这么认为。

“张佳乐,你来了?”

“王杰希,你回来了。”



03

决赛次日,新鲜出炉的亚军队伍中的大将,背着一个小小的双肩包,只身飞到另一个城市来见他传说中的“宿敌”,怎么想都透着不可思议的事,让张佳乐做出来就没什么违和感。刻薄的人会吐槽那是因为张佳乐已经拿亚军拿到手软,王杰希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张佳乐跳下秋千,大踏步跨过沙池走到他面前。

“在复盘?”

“嗯,你们呢?”

“先放一周假,我就来了。”

相对而立,短暂的无言里暮色渐沉,偶尔经过的风吹不起衣角。B市今年热得出奇,时节刚刚入夏,站在地上便能感到暑气沿着双腿翻滚而上。路灯渐次亮起,阴影和光凹凸得五官深邃,组合出和白天微妙不同的两张脸,张佳乐的瞳仁足够深和黑,反射的灯光就尤其明亮。

王杰希嗯了一声表示认可,“还没吃晚饭?”

“没。去哪儿吃?”

“家里只有青菜和挂面了,出去吃吧。”

王杰希说完便转身向停车场走去,张佳乐跟在他身后,等了两个小时才见到要等的人,他困顿的身体精神一振。小辫子和双肩包随着步伐一跳一跳的,跳上了王杰希的副驾驶座,拉过安全带扣好,张佳乐虽然也有本但很少开车。“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王杰希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他。 “麦当劳,张新杰不让吃。”张佳乐说归说,但他猜王杰希一定不会选择垃圾食品,果然,“吃云南菜吧,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麦当劳被彻底忽略了。“你们B市哪有能吃的云南菜。”“总比Q市的强,你夏休期应该不回家了吧。”

“嗯,不回了。”

片刻的停顿并非来自沉吟思考,而是一种发散得无边无际的恍惚,在赛场上或许只有叶修能捕捉到的空当一闪而过。短暂的失神被张佳乐弥补得很好,反应迅速得不像个八年老将,事实上除了履历,他从头到脚哪儿也不像八年老将。王杰希捕捉到这瞬间,又默许它流逝,不论张佳乐想到的是故乡、百花战队、繁花血景或者什么别的,都不是张佳乐来找他的目的,也不是他看完决赛之后,在心底舌尖翻来覆去的,想对张佳乐说的话。

荣耀至高的总决赛舞台上,他们曾经二度交手,都以王杰希胜利告终,第二次失利甚至令张佳乐心灰意冷匆忙退役,多么富有话题性。王杰希和张佳乐,在媒体和好事者心中,已经足够资格被称为一对宿敌。每次比赛前后平静沉稳的握手,总会被截图PS上火花四射的背景,收获无数点赞,在论坛和微博广为流传。


车子拐出地下车库,交了停车卡开出小区,连续遇到三个绿灯,王杰希忍不住转头看了张佳乐一眼。“看我干嘛?我也有运气好的时候。”张佳乐十分敏感。“没,我看倒后镜呢。”王杰希面不改色。

对张佳乐来说,他在总决赛遭遇的诸多不幸并非不能触碰,一般只有叶修嘴里吐出的“二”才会引发百花缭乱式的炸毛,他自己谈论这个话题则毫无心理压力:“老王,我以前以为是你运气好,后来才明白,是我运气太烂。”表情平静得不像在评价自己三分之一的人生。

王杰希无语,这话题即使换喻文州来恐怕也接不上,他沉默着换档提速,窗外的车灯路灯霓虹灯加速向后逃逸。张佳乐单手架在车窗框上托着下巴,秀气的眉眼在流光溢彩下明灭不定,愈发显得深沉,这就是典型的张佳乐,动起来比谁都热闹,静下来像隔绝人世一样寂寥。

多年担任队长,王杰希已经习惯了在媒体面前说官话,但他本质依然是个直来直往的人,尤其面对在意的人说关心的话,总是不肯多婉转一点。“毫无疑问,叶修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是发自内心的不满与关切。“你很强大,和运气无关。”也是他毫无饰伪的真心话。掌握节奏的百花式打法能让所有对手绝望,无解如周泽楷如轮回也几度陷入枪林弹雨的光影迷雾,丢掉了对霸图的第二场比赛。

两个冠军(还有一个亚军)和四个亚军,他们之间究竟隔了多远的距离?或许很远,微草是冠军队,王杰希是冠军队长,而张佳乐不是。或许很近,面对气势如虹的张佳乐带领的百花,王杰希自认也曾经紧张过动摇过,胜利已无法用实力差距精确衡量,冠或者亚,一或者二,就差在幸运之神一根手指抬起或放下的那一点点。对张佳乐的运气他无法置评,对张佳乐的实力他始终抱有敬意,或许正是因此,他们成为了比一般队友关系更好的朋友,能一起吃喝玩乐吐槽叶修,更能相对无言不觉局促。

“你俩挺像的,打法都炫,都不实用。”叶修从来也不怕得罪人,尤其是这两个成名打法都被他战矛戳穿的人。

“叶修你妹!”

“我该感谢你吸引了张佳乐的仇恨吗?”



04

即使都是游戏宅,妹子们也比他们更懂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柳非推荐的云南菜馆在地图放大10倍才看得见的深深的巷子里,下车还要步行五分钟,所幸他们来得晚,高峰期已过,排了一会儿队就落了座。张佳乐研究菜单的时候王杰希洗杯子,第一次一起吃云南菜,这种菜系是出名的口味怪,虽然早就对彼此的喜恶了如指掌,张佳乐还是多花了一点时间确认王杰希的忌口。

不甚高档的馆子里人声嘈杂,电视上在播放其他体育赛事,同桌要交谈也得扯着嗓子吼,他俩躲在角落里,灯光不算明亮,不约而同掏出手机各自打发等待的时间。穿少数民族服装的漂亮女孩儿端着盘子走来走去,吸引无数眼球,全场只有这俩宅男低头紧盯大屏手机,让姑娘们好不失望。

王杰希在看选手企鹅群的记录,决出总冠军标志着整个赛季的正式结束,轮回和霸图之间绷紧的弦一断裂,连无缘决赛的人也松了一口气,欢快地灌起了水。群记录咻咻地过,王杰希刚刚发了一条“祝贺轮回夺冠”,转瞬就被+1+2地突破了+50,周泽楷打了“谢谢”和一张笑脸,江波涛也一反往常的活跃,低调得像被盗了号。

王杰希的冒泡引来了无数私敲,刘小别问他吃了没,黄少天约他竞技场见,楼冠宁传来一份采访提纲,某电竞杂志的联合采访,选题是传统豪门VS新兴势力,表面上看是借助微草提高义斩的知名度,私下里楼冠宁和微草经理必有另外交易。王杰希一一回复,把采访提纲转发到自己邮箱里打算等有空时再仔细看,这时候一个不常见的头像在屏幕右上角跳动,是林敬言。

“张佳乐去B市了,和王队联系了吗?”

“他就在我旁边,我们一起吃晚饭。”

“那就好。”林敬言发了个长出一口气的gif表情,“昨天的结果对他的打击是最大的,我真怕他当场再退役了,那就麻烦王队多照看着他点。”

“应该的。”


张佳乐在霸图的生活王杰希也听他提过,韩文清严肃,张新杰严格,脾气好又同时出道的林敬言,自然而然和张佳乐走得很近。他们一起逛超市的时候还被荣耀玩家抓拍了放在微博上,转发一片片的“新大门”“拆我cp”“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呜呜呜林老师好好照顾乐乐啊”,林敬言说他看不懂,张佳乐表示你骗谁。老王啊,老林这个人就是爱装,透过电子信号转化的张佳乐的声音和当面听有些不同,依然轻快。

这一小撮女粉丝的特殊爱好已经引起了联盟的关注,各战队内部也多次召开会议,该怎么做才能又维护选手形象又满足粉丝要求,不能让舆论和公众误会十个选手九个基,也不能彻底打破狂热女粉丝们的神秘幻想,毕竟这个群体消费能力十分可观,手办都是一对对的买。各战队各显神通,组织职业选手挑起话题再买水军造势是最基本手段,微草也不例外,王杰希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要他起哄就转发,要他发糖不可能。

发糖也轮不到他和张佳乐这对老对手,被人知道他们单独一起吃饭,效果不亚于叶修带表情发微博:“今天和老韩打了20场JJC好满足~!”稍微想了想就被雷得茶水倒灌进气管,王杰希连忙攥手成拳远离桌子使劲咳嗽,嗓子眼依然被呛得火辣辣的疼。张佳乐赶紧过来拍他的背,手机被随手放在桌子上,屏幕正面朝上,王杰希瞄了一眼,是荣耀官方论坛,四亚的血红大字被刷了满屏。正好这时菜上来了,“快吃吧,”张佳乐锁了屏,掰开一次性筷子,“烤鱼凉了就不好吃了。”

香茅草烤的罗非鱼外焦里嫩,淋上柠檬汁酸爽开胃,很快被饿了半天的两个人扫荡一空。张佳乐的筷子伸向了明火炖煮的牛肉,锅里翻滚着小小的气泡,王杰希看得清清楚楚,一滴热油蹦上张佳乐的手背,他一反常态,什么反应都没给,连缩都不曾缩一下,稳稳的夹起自己的目标回转碗里。王杰希收回视线,专注自己面前,舀起一勺茶香豆腐放进嘴里咀嚼,被炒干了水分的脆弱茶叶在牙齿间咯吱咯吱散发香气,这间餐馆确实挺不错,他想。

“这家云南菜做得挺地道的嘛。”来自土生土长的云南人的肯定。

“柳非推荐的,我们队里那个女神枪手。”

“哦。”张佳乐点了点头,虽然柳非只是个轮换选手,但打半决赛时霸图针对微草每个人都进行了详尽的研究,张新杰的部署或者称不上万无一失,但只要他想得到,他就会全力以赴做到尽善尽美。

“大帝都真好,Q市只有几家云南菜,都难吃得令人发指。”

“来微草吗?和我一起,有你想要的冠军。”

挖角已经成了习惯,脱口而出才意识到时机和对象都错得离谱,王杰希张着嘴来不及收回,张佳乐被他难得一见的傻样逗乐。“你一心打造年轻的微草,要我这个老家伙干什么。”

王杰希没反驳,他对微草的规划是如此路人皆知,在本赛季之初推出双魔道打法的时候就昭示了换血的决心,世代在交替,他在老去,战队的重心将逐步移交给高英杰,必须如此。为此他在联盟里到处寻觅有为的年轻人,不知是不是巧合,这些人都出现在叶修身边,或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王杰希不由得瞥了一眼安安静静的手机,嘉世那个年轻人还没对他伸出的橄榄枝作出回应,那是叶修亲传的战法弟子,即使加入微草会大幅动荡现有的团队安排,也是值得的代价。他舍弃了很多才有今天的两冠豪门,为了不辜负魔术师的韬光养晦,微草的荣耀必须被保持下去。



05

酒足饭饱,王杰希把张佳乐领回了家。

张佳乐两手空空,包里除了身份证手机钱包以外没有任何东西。“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超市结帐时王杰希吐槽他。把车开回小区里停好,两人步行到附近的超市,给张佳乐买牙刷和换洗的衣物,王杰希顺手补充了家里所剩无几的洗发水和沐浴露,顺便连张佳乐的单一起买了。“我看我连钱包都是多余带的。”张佳乐咧开嘴笑,把落在眉间的碎发拨到一边,伸手提起一个购物袋,王杰希提起了另一个。

推开超市大门,背后是冷气身前是热烘烘的自然风,几乎被热浪逼退,张佳乐顶着门让王杰希出来,再松开,用的力气大了,玻璃门来回摆动不休。两人走在回王杰希家的近道上,堪堪可供二人并排的宽度,道旁伸出许多横七竖八的长草,戳在张佳乐裸露的脚踝上,又刺又痒。“扎死我了,这是什么草?”“我也不认识。”张佳乐对植物没有研究,王杰希也是,虽然战队分别以花以草命名,他们本质上不过是从十几岁开始就沉迷二进制世界的死宅。

张佳乐心情很好,有没话找话的兴致,“你还是微草队长呢,连草也不认识。”“听说你对花粉过敏。”平淡叙述很笃定,句尾不需要问号。王杰希把购物袋交到另一只手里,示意张佳乐和他左右交换,他穿的是长裤,不怕被扎,另一边靠近小区,草地修剪得整整齐齐。

回家之后王杰希推张佳乐先去洗澡,自己去收拾房间。张佳乐很快洗完了出来,熟门熟路地走进客房,王杰希家他来过不止一次,每次都睡这里。

他看到王杰希皱着眉头摆弄手里的遥控器,“怎么了?”张佳乐擦着头发问。

“空调不制冷,大概该加雪种了,今年还是第一次用呢。”

“那我睡沙发得了,反正就一晚。”

王杰希把遥控器放回床头柜的抽屉里,“不介意的话,就跟我挤一挤吧,我睡相据说还可以。”

联盟初期条件差得不堪回首,都是苦过来的人,张佳乐怎么会介意,不过,他笑着打预防针,“我有时候做梦会打人。”

“没事,我打得过你。”是玩笑又不那么好笑。


王杰希去洗澡,张佳乐盘腿坐在主卧室床上看电视,在宫斗剧和搞笑综艺间换来换去,还是停在轮回夺冠的新闻发布会的重播上。人在电视里会比亲眼所见胖一点,但周泽楷的男神气场完全不受影响,微微低头笑得不好意思,连导播都一再赞叹他实力与外貌并存。这是回到S市之后的新闻发布会,有更多支持轮回的媒体参与,气氛就比Q市的悲壮要和缓得多,于是江波涛的发言更加游刃有余。

“对方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露出的破绽很少,幸好被我们抓住了。”

岂止百战,张佳乐在心里算了算,四个人打过的联赛商业赛表演赛加起来绝对过千,老辣的经验和意识足以弥补一切外界不利条件,无论是选图的陌生还是客场的低迷,他们根本没有破绽,江波涛说得客气了,他们只有致命的弱点,名为体力,一击必溃。

“我洗完了。”王杰希从浴室走出来,瞬间也被电视吸引了注意力。张佳乐转头看他,擦头发的毛巾围在脖子上,承接发梢落下来的水滴,泛红的脸上散发着高温,整个人的气场都被热水泡得软软的,全联盟见过这样的王杰希的人,大概不会超过一只手的数目。“我给你吹头发。”张佳乐放下电视遥控器,拿过搁在一旁的吹风机,是王杰希刚刚从柜子里找出来给他的。王杰希头发短,帝都空气又干,于是经常偷懒任其自然风干,他本想拒绝,又不忍拂张佳乐一脸兴致勃勃,于是顺着他手劲坐在床上,任其摆弄。

发梢随着风向改变方向,水珠在发丝上一滴一滴飞快滚动,张佳乐跪坐在王杰希身后,摸了摸他的头,“这么正常的脑袋,怎么装的东西和别人都不一样呢?”老气横秋,颇有前辈的感觉,他也的确是。小魔术师刚出道那会儿可有礼貌,见了他们这些第一赛季第二赛季的选手都叫前辈,乖得不得了,当时还叫叶秋的叶修一听就笑了,让张佳乐也喊声前辈来听听,惯例又得到了“你不要脸”的问候。

那时繁花血景已有小成,魔术师打法横空出世,互相试探过几回,百花胜多负少。联盟发展至今不足十年,架势像要连屏幕和显卡一并烧尽的绚烂只此二家别无分号,却都在出现的一年两年之内相继消失不见,或许美和胜利是无法相交的平行线,第七赛季总决赛后,有篇评论这样抒情。

一走神,王杰希的头发已经干了八成,电视里新闻发布会接近尾声,坐在最外侧的杜明打头,轮回一行人走下主席台,外景主持说了再见,音乐响起,画面切到三场总决赛精彩集锦回放,最后定格在选手离开比赛席走向场下的瞬间。低调中踌躇满志的轮回,与昂首直面败战和失意的霸图,两队选手年龄相差不过四五岁,在胜和负的背景之上,对比强烈得如同彩色照片和黑白照片,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只能挨过一年再去证明,一年在职业生涯暮年是个很奢侈的词。“年轻真好。”吹风机的轰鸣声中,张佳乐怅怅地感慨。

王杰希默然,把吹风机的电线卷好塞回柜子里,关掉大灯爬上床,张佳乐已经关了电视扭开了夜灯。两个枕头并排着,两颗脑袋压了上去,空调温度有点低,被子被拉到下巴下方,乳白色纯棉为底,上有深蓝色星星的图案。

“我做过那种梦,”张佳乐还不困,转身面向王杰希侧躺,“梦里我像平常一样起床,洗漱,吃早饭,进训练室,然后发现自己的手速只有200上下,什么训练任务都完不成,百花缭乱打得跟残花败柳似的。梦里我的年龄,所处战队环境都很模糊,唯一清晰的是,我还没拿过冠军,然后我就活活吓醒了。”

“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已经到了王杰希睡觉的时间,眼睛半睁半闭,口齿也模糊起来,他伸手隔着被子拍了拍张佳乐,示意快点睡觉。

“可能吧。你知道有多少杂志用‘虽败犹荣’来形容霸图吗?我很讨厌这个词,失败永远也不会成为荣耀,失败顶多是成功之母,三亚怎么样,四亚又怎么样,最后一定会有座冠军奖杯属于我。”张佳乐信誓旦旦地说。

王杰希突然睁大眼睛,“不,冠军属于微草。”

“打赌吗?”

“谁怕谁。”

幼稚的击掌,让帝都的夜空作见证,即使在层层云雾掩翳之下看不见,但星星一定在那里。



END

  188 23
评论(23)
热度(188)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