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较为清真

 

【修伞】一步之遥

 

原作脑补现实向,不是HE

为今晚BIBI限定抽出小鸡胗更文攒RP





晚上十点整的网吧热闹非凡,噼里啪啦键盘声作打底,夹杂着“来一包红塔山”的吆喝。一拨玩了一整天的人刚离开,又来了一拨准备通宵打网游的。即使电视音量已经调到最大,也听不清“只要998”就能把什么带回家。

苏沐秋左手支着下巴,坐在角落里一台电脑前,右手摆弄鼠标,指挥小号在野外跑路。他时不时转头望望通往二楼的楼梯,叶秋和苏沐橙刚刚上去了,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谈,两人表情都颇为严肃。

青春期的小姑娘心思最难捉摸,好像硬生生要在身周划出一道界限来,有时候她宁愿跟外人倾诉,也不愿跟自己这个哥哥讲,苏沐秋不无惆怅地想。

耳机里传来滴滴声打断他的沉思,屏幕右下角索克萨尔的头像跳动着,他随手点开。

“刚撸串去了,找我?”

“有点事问问。”

苏沐秋的回复很快,几乎听不到键盘的敲击声。“你们准备怎么设置主场场馆?”

“神枪,这可是蓝雨头号机密,想知道就拿材料来换啊。”

苏沐秋“切”了一声,他几乎想象得出,网线那头的魏琛叼着烟嘿嘿笑的猥琐模样。

联盟建立之前曾召集各大有意向成立战队的公会负责人线下开会,叶秋惯例不肯“抛头露面”,嘉世就由陶轩和苏沐秋代表出席,和网游里战得不可开交的韩文清、魏琛、郭明宇都握过手吃过饭,彼此都有过几面之缘。

网吧收银台旁边的电视开始播放晚间新闻,几条国际要闻之后,主持人优美的声音响起:“荣耀职业联赛开赛在即……”

苏沐秋转回头,继续威逼利诱。

“拿霸图的消息跟你换。”

“您的好友正在输入”的字样出现了又消失,消失了又出现,显示魏琛内心正无比纠结。未来的各大战队在网游里都已交手好几年,对手的职业组成、角色数值、银装数量、稀有材料储备,随便算一算也八九不离十。普遍认为最强悍的队伍是嘉世,其次是霸图和皇风,对蓝雨来说,能知道一点霸图的内部消息当然很有利,但把自家暴露给嘉世的代价未免太大,老谋深算如魏琛也很难权衡。

苏沐秋好整以暇,靠在椅背上转来转去。这事对嘉世来说本就如空手套白狼一样轻松,再能让老对手蓝雨队长举棋不定抓耳挠腮,他就更加开心了。

“给你三秒,一、二、三!”

“不说算了,我还有事,先下。”



只有苏沐橙的事能让苏沐秋把即将成立的战队抛到一边。

他余光一直盯着楼梯,见苏沐橙从楼上下来,就赶紧结束了和魏琛的扯皮,凑到苏沐橙身边去。

苏沐橙坐在吴雪峰身边,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吴雪峰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又收了回来,带着些许无奈起身离开。吴雪峰走后她打开电脑,插入荣耀帐号卡登录游戏,动作流畅已极。十五岁的苏沐橙,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已经十足是个美人胚子,更难得性格也好,温顺乖巧又不失主见。苏沐秋人生中最感自豪的除了自己的游戏技术,就是把妹妹从蹒跚学步的小娃娃,拉扯成人见人爱的大姑娘。

妹妹已经跟他冷战好几天了,知名妹控苏沐秋怎么受得了?

“哎——”他夸张地叹了口气,斜着眼睛去看隔壁。苏沐橙不为所动,将冷战贯彻到底。

冷战原因说来可笑,就因为苏沐橙带回来的上学期成绩单,上面挂了好几科。苏沐秋承认自己气头上说话嗓门大了点,但苏沐橙就哭着奔出房间,之后好几天都不跟抚养自己长大的哥哥说话,是不是也太不应该?这几天两人都像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憋着气不理对方,别说交谈,连视线交汇都没有。

苏沐秋首先举手投降了,看着妹妹现在的模样,小嘴嘟得老高,眼圈微红,他心里的顽石就融成一摊春水。算了,看她这样子,以后大概要追随他和叶秋走上荣耀职业选手的道路,高中就随便上上,成绩不好也不要紧。

他轻轻叹口气,拍拍苏沐橙的肩膀,苏沐橙全神贯注地做着枪炮师基础练习,连个眼神也不给她哥。但苏沐秋知道她在听,两兄妹从小相依为命,吵架生气从来超不过三天,他已经习惯了大小事都和苏沐橙商量着来,尤其是妹妹的人生道路,苏沐秋早就打定主意,该让她自己选择。

想清楚了和好的步骤,却没能完善地执行——他刚开了个头,苏沐橙就用力一甩鼠标,推开椅子奔上楼去。转椅撞在桌子上发出好大一声响,巨响把网吧里其他人的视线都聚了过来,苏沐秋张口结舌,尴尬无比。这小丫头怎么这样啊!他对迎面而来的吴雪峰点了点头,示意对方指挥公会抢boss,自己蹬蹬两步上楼,追人去了。



苏沐橙的房门从里面反锁着,她一生气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苏沐秋敲敲门,毫无反应。

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焦躁盘旋在心头,苏沐秋一边用力拍门一边大喊:“苏沐橙你出来,我要跟你谈谈!”

门内回应他一声巨大的“砰”。

一定有问题,或许症结在于叶修。苏沐秋放弃了跟妹妹的沟通,转身杀向走廊另一端,叶秋和自己的双人卧室。

门没锁,一拧就开,房间里光线昏黄,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床头灯。叶秋已经睡了,没脱外衣没盖被子瘫在床上,想到自己这两天只当个甩手掌柜,诸般杂事都堆在叶秋身上,即使是超人也受不了白天黑夜连轴转,苏沐秋不禁心里一软。

他的床是上铺,苏沐秋身手灵活,三两下就爬了上去。搬来嘉世网吧之初,陶轩提议给他俩安排两间卧室,叶秋无所谓,苏沐秋拒绝了。毕竟他们清醒的时候基本都呆在电脑前,只有睡觉才会回卧室,一间独立卧室或一张单人床,并没什么实际区别。陶轩首肯了这个理由,就把这间有上下床的房间给了他们。

自己当时还说了些什么,苏沐秋已经记不清了。他扶着床栏探出头看下铺的叶秋,忽然觉得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像一戳就穿的薄纸,经不起心底日夜磋磨。

夜很安静,楼下网吧人来人往的高声呼喝,传到这里只余一线细微声响。叶秋仰躺着,双手枕在头下,嘴型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睡得十分香甜,完全没有被苏沐秋一系列动作发出的声音所打扰。他肩膀以上笼罩在昏黄的灯光里,由于光是从侧面打过来的,高光阴影对比鲜明,本就深邃的五官愈发锋利,线条宛如刀劈过一样。

眼下的场景透着一种难以启齿的理所当然,静默和黑暗漫无边际,只有那人是光亮的,仿佛漫长星际航程的终点。

冻土沉眠了整个冬季,被小动物的爪子一点一点挠开。对未知不安,对过去疑虑,打碎重建呼之欲出,期望带来的不只有欣喜。

他很少会想这么多。

床头柜上的小小相框里放着一张三人合影,背景是海洋馆的海豚表演。那时叶秋说了个笑话,自己和苏沐橙笑得东倒西歪,始作俑者反倒一脸淡定。台灯的光线和阴影交界像利刃把照片分开,他浮在相框表层玻璃的反光里,叶秋和苏沐橙隐在余下三分之二的黑暗中。

苏沐秋翻了个身,变成仰躺的姿势。

活着对他来说是什么?是赚钱,是供养妹妹读书长大,是抓紧一切机会在方兴未艾的荣耀里打下一份家业,这或许将成为他的事业。苏沐秋一向对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他看好荣耀,以一种近乎野性的直觉,就像他当年和叶秋“一战如故”那样,稀里糊涂地就和这个外来的同龄人亲近起来,如今反思,说是他十八年人生里最正确的决定也不为过。

两兄妹相依为命的小租屋,在那之后就接纳了多一个人。叶秋融入苏家兄妹的生活极快且极自然,苏沐橙毫无芥蒂地接受了自己有两个哥哥的现实,苏沐秋和叶秋慷慨地共享一切资源。智慧和能力在一切可能之处你追我赶——苏沐秋通常以半步姿态落后——但他们始终彼此信赖彼此依靠,如两个发光的箭头,指向同一个方向。

有一个模糊轮廓横亘心底,每到深夜切切私语,白天便淹没在更嘈杂的热闹中。接下来嘉世即将以碾压的姿态进入职业联赛,在更广阔的天地里追逐荣耀和名利,无论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组合,抑或叶秋和自己的搭配,都准备好要爆炸、要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世事向来如此,身处最盛的光亮之中,有些东西便很难看得分明。

还差一步跨进未来,他依然没有余暇在感情上投放太多。


 

这一觉极安稳,直到次日下午苏沐秋才被阳光叫醒。他用胳膊遮着眼睛向窗子方向望去,窗帘毫不设防地大大敞开,怪不得阳光长驱直入。他在心里靠了一声,咒骂叶秋的恶作剧。

慢悠悠爬下床,伸个懒腰,苏沐秋挠挠乱发,又揉了揉肚子,感到有点奇怪,明明一天一夜没吃饭,竟然一点也不饿。

他一边晃下楼一边想,如果老狐狸魏琛不上钩,那就去讹郭明宇。至于苏沐橙,还是让叶秋来做调解,两边都给个台阶才好下台。

白天的网吧只有零零散散五六个人,都坐在较远的无烟区。他在整个场子找了一圈,人呢?

疑惑很快就解开了,网吧一角围出了一个小隔间,里面摆着几台电脑,给即将成立的嘉世战队未来的选手们集中训练用。木门上镶嵌了磨砂的玻璃,透过富贵竹花纹望去,一个人背对着门挥舞手臂,正是叶秋,另一个人面对着门,神色凝重,却是本该在北京和联盟接洽的陶轩。

苏沐秋轻轻“咦”了一声,陶轩突然回到了网吧,肯定出了些意外,多半和战队有关。他在门外冲陶轩挥手,对方好像没看见一样;用力拧门把手也拧不开,仿佛门从内侧上了锁。

难道他俩有事瞒着自己?事关荣耀,苏沐秋无法说服自己走开,他靠近门边,两人的交谈声从低到高,逐渐传进他耳朵里。

对话已经进入尾声,陶轩道:“你打算怎么处理沐雨橙风?”

门外的苏沐秋愕然。

“能不能让我保管?”叶秋沙哑的嗓音透着疲倦,“我知道战队为装备沐雨橙风花了很多材料和钱,我会……”

陶轩用力一挥手,神情有些激动:“沐秋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计较这些!”

“……谢谢。”

“烧的时候沐橙一起去吗?”

“嗯,她已经好多了,昨天还跟我说,要继承他的事业。”

“她还小,先专心学业。你好好照顾她,也要保重自己。”

“我会的,老吴也这么劝她。”

太多信息纷至沓来,苏沐秋被冲击得无法思考。发生了什么事?沐雨橙风是他投入心血最多的帐号卡,为什么不让他用了?沐橙和叶秋又为什么伤心?为什么陶轩和吴雪峰都知情,他却一点都听不懂?世界好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翻开了新的一页,所有人都跨过去了,把他一个人留在层层叠叠的迷雾里。

房间里二人沉默半晌,渐渐地日影东移,叶秋半转过身,阳光勾勒出他侧脸的轮廓,像金色的毛边。他轻声说道:“我偶尔感觉他还在身边。”

陶轩默然,苏沐秋突然去世对他也是沉重的打击,生死面前言语如此无力,他也只能说:“是你太累了。”

“可能吧。”叶秋掏出上衣口袋里的烟盒,拿出一支烟,陶轩拿起手边桌子上的打火机,给他点烟。

修长手指夹着烟,夕阳下的剪影被烟雾熏得模糊,看着这样的叶秋,苏沐秋心中突然涌起巨大的悲恸。

“但我停不下来,我想到人世那么无常,今天好端端说着笑着的人,明天可能再也看不到了,我就停不下来。

“他说荣耀很有前景,联盟成立以后更加不可限量,嘉世会拿冠军,我们的名字会传到世界各地,让所有荣耀玩家都知道,最强的枪炮师有个妹妹叫沐橙,她的哥哥又厉害又疼她。”

苏沐秋耳边轰然作响,都是他亲口对叶秋说过的话,他怎么会忘记。

“我说好啊,但这么伟大的梦想你一个人肯定完不成,别怕,有哥帮你。他说滚,谁要你帮。”

陶轩听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初初的震惊和难以置信过后,神经恢复知觉,痛楚随叶秋的声音流遍全身。

“现在我是不帮也不行了。”

像咒语解开封印,当天的一切又回到苏沐秋面前。刺耳的车轮回火声中,疼痛戛然而止,他看见叶秋跪在地上,张大了口不知在喊些什么,他想起自己当时的念头,荣耀,沐橙,叶秋,叶秋。

人死有灵,亦有主宰听亡魂未竟的心愿。苏沐秋就这么回到了嘉世网吧,回到了他努力过的地方,回来看他心心念念的人、事、物,走上他心心念念的正轨。只是他不知道,那些放不下的,再也拾不起来了。

真相大白,苏沐秋却出奇平静,他相信叶秋必能照顾好自己和苏沐橙,相信叶秋必能完成他俩共同的心愿。跨过生死的界限,暧昧情思便也不再难解,在无数夜晚同床共枕的缘分到此为止,他固然遗憾,却更觉心安。



照例,最后一丝光芒被黑暗吞没之前,故事走到尾声。意识即将消散,他不记得当日自己有否对叶秋好好道别,也不妨碍今天再来一次。

再见,叶秋,希望你过得快活。希望你好好怀念我,当我是个老朋友。





END


P.S. 借的是《灵异第六感》的梗。本该在开头讲清楚,但那样就剧透了……

如果不小心剧透了电影还请原谅…… 


  50 13
评论(13)
热度(50)
  1. 雁翅霜轻王乐安 转载了此文字
    我对生与死与离别这样的梗永远无法抵抗,要是追忆缅怀惋惜也就算了,这样还差一步踏进未来的充满期待的感觉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