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较为清真

 

【叶王】心火 2

我是来打破活动文只挖不填的魔咒的(x

但千万别以为我能日更……

——————————————————


2.

叶修的车还在4S店,陈果的车偏又遇上限号,乔一帆考驾照刚过笔试,三人只能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微草总部开去。

三环如常堵得天昏地暗,幸好他们给路上预留了足够多的时间。出租车在立交和红灯之间时停时走,叶修坐在司机旁边,晃得昏昏欲睡,深以不能抽烟醒神为苦。

后座上陈果倒是很精神,不住夸奖乔一帆。

“一帆,这回要是谈成了,就分你10%的提成!”

乔一帆抱着叶修的公文包,笑得腼腆,“陈姐,我只是牵个线,不算什么的。”

“老板娘说得对,”叶修从前座探过头,“以后咱们工作室就采用介绍提成制,多劳多得,鼓励你们多出去开拓人脉,也算给大家的补贴。”

乔一帆更紧张了,连忙摆手,“听英杰说,对方总编看中的是叶老师的名气。”

叶修,商业摄影大神,曾获奖项无数,在年轻一辈中被尊称为叶神。陈果每每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这样一位大神的老板,总是又感慨又庆幸,又忍不住幻想,要是大神没那么嘴欠脸皮厚,就更完美了。

“莫非这人是我的粉丝?”叶修转着手里的烟盒,毫不客气地猜测,引来陈果一阵白眼。


叶修轻松愉快的心情直到见他“粉丝”那双不对称的眼睛为止。

离他最近的乔一帆仿佛听到他喉头发出“咯”的一声响,但大神嘲讽如常的笑容又让乔一帆觉得是自己太多心。只有王杰希知道叶修握着他的手,用了多大力气,握到他皱起眉头才放开。

“原来是王大眼,你回国多久了,怎么也不告诉老前辈一声?”叶修松开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在陈果责难的眼神里翘起二郎腿,率先开口。

王杰希示意其他人也坐下,吩咐柳非去泡茶,才回答他:“差十天满两个月,大家工作都忙,不好意思打扰。”

面对其他几人惊讶的眼神,王杰希主动解释道:“我和叶修是大学校友,比他低两届。”

“没错,那时候哥是校园男神,大眼都是我罩的。”

王杰希心里升起一丝不悦,和旧情人睽违十年又意外重逢,他本来期待叶修会吃惊会愤怒,会露出不一样的表情,但叶修仿佛两人只是普通朋友的语气让他的期望尽数落空。良好的涵养令王杰希将这点不悦很好地藏了起来,但他一撇嘴一抬眉的微表情,又怎么能瞒过和他交往四年同居两年午夜梦回偶尔大战三百回合足足十年的叶修。

反将了王杰希一军,叶修心里爽翻天,乘胜追击:“没想到大眼刚回国就想着照顾落魄的老前辈,当年没白疼你。”

这话说得暧昧,纯洁的高英杰没想歪,只是冲乔一帆眨眨眼:你老板怎么能调戏人呢。

无奈的乔一帆也冲他眨眨眼:他哪天不调戏人我们还不习惯呢。

预感到对话只会走向对自己越来越不利的局面,王杰希果断止损:“叙旧还是留到周末的同学聚会吧。我看了小高给的资料,兴欣工作室的条件,很符合微草的要求。”

“兴欣的状况你也看到了,”叶修直起身,接过柳非端来的茶,道了一声谢,“虽然有我这样的大高手坐镇,又有实力强劲的助理、后期、化妆师,沐橙在模特圈红得发紫,也是我们的外援。可说到底,一个字形容,就是穷。”

王杰希抽了抽嘴角,“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直说。”

叶修开出来的价码倒不过分,王杰希在心里转了一圈就答应了。然后是签合同,一条条细则反复讨论,陈果大大咧咧,乔一帆太嫩,还得叶修卷袖子上。巨细靡遗事必躬亲,难怪累成这样,王杰希在推敲合同分心的间隙,望着叶修淡淡的黑眼圈想。

叶修也没忘记打量王杰希,白衬衫西装裤,价钱都比十年前翻了三倍不止,整一个职场精英范儿。随手解开的衬衫领口露出隐约红丝绳,想必是那块他从不离身的翡翠观音,每次玩骑乘自己都会被砸脸的玩意儿。面无表情的模样十分镇得住场面,偶尔微笑缓解紧张气氛,却无损于本人的距离感。

他们分开的时候王杰希还是个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气场已然老成,和现在相比竟没有太大变化,除了眉心多一丝皱纹。忽略掉这一点违和之处,这张脸和十年前的轻而易举重叠起来,那张会对他笑对他发怒最后对他冷淡的说我们不适合,然后从他生命里消失,一去不回头的脸。

叶修突然一阵火上心头。

正好高英杰讲到合同的附加条款,他们第一个工作就是给明星张佳乐拍封面。

“……据说张佳乐的团队要求很高,我们会提前和对方开沟通会,希望贵方也能派人参加。”

“不用担心,”叶修满不在乎,“我和张佳乐合作过几次,合拍得很,他还坐过我大腿的交情。”

这下高英杰听懂了,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接话。王杰希瞬间沉下脸,眼底窜着一蓬暗火,很快又恢复原状。

叶修近乎恶意地弯起嘴角,不互相添堵怎么能叫前任。


不知道王杰希是没有现任,或者不屑于用这样的小手段回击,接下来他们的对话都异常公事公办。结束的时候已经七点多,陈果表示在附近的餐厅定了位子,大家边吃边谈,更有助于促进交流与理解。王杰希表示自己还有越洋电话要打,让高英杰跟他们去吃这餐饭。

于是回程变成了四个人坐在一辆出租车里,陈果坐在前面,回头真心实意地赞扬叶修:“真没想到微草新总编竟然是你老同学,关系还铁,不愧是叶神。”

高英杰不好意思地转头看窗外,乔一帆心里的小人在扶额,老板娘这种感受不到尴尬的体质,有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