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叶王】心火 4

 

4.

叶修让出租车停在距离居酒屋二百米的路口,打开钱包付了车费,又耐心等候慢吞吞的司机给他找零和发票。

一下车,一股夜风袭来,激得他牙关直颤。他耸起肩,把脖子更用力地向风衣领子里缩去,从衣兜里伸出一只哆哆嗦嗦的手扣上扣子,几次差点扣错,又坚持纠正过来,脚下仍然迈着不慌不忙的步伐,朝目的地走去。

此处距小巷子里的居酒屋不过二百米,北京的秋夜也并没有叶修感到的那么冷,快走两步就可以钻进温暖的所在,他却依然选择在寒风里拖延。


地上的路终究有尽头。居酒屋坐落在巷子深处,混凝土外墙刷了仿木纹效果的漆,反射头顶晃晃悠悠温暖的黄光。多年以前叶修走街串巷拍《北京单身狗二十个好去处:不约,叔叔我们不约》的时候发现了这间店,店长手艺又好嘴又贱,后来他单身无事的夜晚多半消磨在此,带过不少朋友来捧场,吴雪峰顺势也就约在这里。

叶修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门上仿日式的铃铛叮铃铃乱响。

“老叶迟了啊,人老吴都等你大半天了。”魏琛一手抓着抹布熟练地擦杯子,冲他大声嚷嚷。

“晚高峰,全市大堵车。”叶修理直气壮回他。一边脱下风衣挂在衣架上。“老吴不好意思哈,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也才刚到。”吴雪峰坐在吧台位子上,正往嘴里扔毛豆,面前摆着一小酒壶和酒杯,散发清酒温热的芳香。

“你这什么酒,给我也来一杯?”

“去去去!”魏琛先嘘他,“这是新来的好酒,就你那点量,喝半杯就得睡桌子下头去。”

“没错,魏老板,给他没酒精的莫吉托。”吴雪峰放下筷子,附和魏琛,“好不容易大家聚一聚,想喝高?没那么容易。”

叶修江湖人称一口醉,一般来居酒屋只喝这种特调的饮品,总比喝杏仁露好听一些。

他干笑一声,在吴雪峰旁边坐下来,用昏暗的灯光和侧脸的角度巧妙掩饰自己尴尬的表情。在他认知里,吴雪峰是个好人,什么都懂,却从不说,还是好人,尤为难得。这好人一张嘴就如此犀利,叶修预感今晚会很难过。


微酸的莫吉托滑下食道,薄荷叶子给所过之处带来冰凉的触感,二氧化碳逸出喉咙,稍稍缓解了叶修不知从何而起的焦躁。

他心里有事,夹起一筷子章鱼,看也不看就往嘴里送,不慎被章鱼背面沾满的芥末呛住了,咳得满脸通红。吴雪峰赶紧接了一杯温水递过来,叶修咕嘟嘟一口饮尽,犹不解辣。魏琛翻了个白眼,推过来一盘龙虾沙拉,又给吴雪峰上了一份烤秋刀鱼。

吴雪峰没一会儿就停了筷子,酒杯拿起来又放下去,叶修埋头苦吃,就是不给他展开话题的机会。

“你要吃到什么时候?”叶修上学早,比同班同学都小一岁,吴雪峰又大其他人半岁,他一直把叶修当自己弟弟看,关心的范围特别广,向来有话直说。

来了来了,叶修一口寿司塞在喉咙里,用力咽下去,还要装傻:“早着呢,你有事先走?那我再吃会儿。老魏手艺见长啊,这个捏得不错,再来一碟!”

“砰!”吴雪峰轻轻拍了一下桌子,瓷杯瓷碗发出撞击的声音,引得旁边桌子上的人往他们这里瞥了一眼,发现不是闹事打架,又微带失望地转回头去。

“那天同学会王杰希也来了。”吴雪峰单刀直入。

“我知道,他跟我说过他会去。”叶修嘴里嚼着食物,声音含混不清。

“你们已经见过了?”

“新接了个给杂志拍明星的活儿,碰巧他是杂志总编,前两天见面谈了公事。”

“原来如此。”吴雪峰若有所思,“怪不得那天他到处找你,可能想谈私事。”

叶修放下杯子,稍微活动了一下坐得僵硬的身体,上半身靠在椅背上,腿伸得老长,未开口已散发出一种很明确的拒绝的气息。

“没什么好谈的。”


负面情绪如此外露的叶修十分罕见,魏琛一边收拾一边凑过来听八卦,吴雪峰见状给他解释道:“是老叶前任,突然回国了。”

“是前前前前此处省略N个字的前任,”叶修反驳,“我跟他分了十年,哪一年不换两个伴?”

吴雪峰不忍直视,把头转向一边。魏琛十分仗义,代他吐出心里的槽:“老吴不说我还以为你上周刚刚被甩还没走出来呢。”

“为了躲人连同学会都不去了。”吴雪峰补刀。

“这么怂,还是我认识的老叶吗?”魏琛夸张叫道。

“心理年龄已经回到十年前。”吴雪峰叹息。

“他十年前这么纯情?你一定在逗我。”

“那时候有人管着,他比现在有底线得多。”

“啧啧,简直是真爱,要是以后旧情复燃了,记得带来给老夫看看啊!”

“停停停,不可能,十年前就断干净了,我从来不吃回头草。”叶修强行插入双人相声,撂下这句就抓起烟盒打火机出门抽烟去了,连外衣也没来得及穿。

被留下的吴雪峰和魏琛静了一会儿,魏琛首先开口:“话说得这么斩钉截铁的人,十个里有九个半都是要反悔的。一百块钱,赌不赌?”

“不赌,”吴雪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我也觉得他要反悔,小王哪是回头草,那是他倒退也要低头去啃的草。”


叶修站在凉风里,周身暖意渐渐散去,头脑也跟着清明起来。

何必那么真情实感呢?明明可以跟着开两句玩笑,把话题轻轻松松绕过去,他并非做不到,他只是做不出。

就像一篇故事,字迹沾了水会化开,内容过不了几年也就忘记,但曾经认真付出的、力透纸背的心意,却始终在那里凹凸不平。

他吐出一口烟雾,散进寒气里,模糊了夜晚本就不甚清晰的视线。



TBC

啊还是忍不住抽空摸一章……


  125 25
评论(25)
热度(125)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