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叶王】小美人鱼

人鱼遇上人类获得幸福的故事,

来自群里开的脑洞~

逗比文,祝大家新年快乐!



01

“……小美人鱼死了,化作了海上的泡沫,太阳一升起就破灭得无影无踪。”

经过育儿室的王杰希又听到这个故事的结尾,和一群人鱼宝宝的抽噎声,他在心底默默叹口气,摆了摆尾巴,游了开去。

这个传说在人鱼王国里广泛流传,谁也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但育儿室的老保姆坚信不疑。她总是用她浑厚的嗓音对一代代人鱼宝宝讲述这个故事,善良重情的小美人鱼,忘恩负义的王子,人鱼一遇见人类就是悲剧。讲到高潮之处她还会面露狰狞,激动得拽断水草,总有几个胆小的人鱼宝宝被吓哭。

王杰希可不是一般的人鱼,他是伟大的人鱼国王的长子,拥有天赐异瞳和高强法力。即使在他还是人鱼宝宝的时候,也是个胆子特别大、想法特别多的人鱼宝宝。他坐在育儿室第一排,用清澈的嗓音直率地问老保姆,虽然小美人鱼不能说话了,为什么她不把事情写下来给王子看呢?

是呀,为什么呢?一时间所有的人鱼宝宝都眨着眼睛等老保姆回答。老保姆尴尬极了,她从上一个老保姆处听来的故事也没提到过这一点,嗯,或许,小美人鱼不会写字吧。

王杰希转身对其他人鱼宝宝们斩钉截铁地宣布:那么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读书写字,人鱼也要有文化。

育儿室里响起了整齐的掌声,大家都觉得未来的王厉害极了。 

老保姆偷偷擦了擦不存在的汗。

会这么想的人鱼也没几个,大部分人鱼都形成了“人类是坏蛋”、“人类的王子是坏蛋中的坏蛋”这样固有的想法,王杰希后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人鱼义务教育普及事业,可惜收效甚微。

有时候他也会安慰自己,至少受过这个故事薰陶的人鱼们不会随便去招惹人类了。要知道大多数没有法力的普通人鱼是不可能生出双腿用鼻子呼吸的,王杰希可不愿意他的子民们去向海巫求助,让黑暗力量污染这一方净土。

所以这个故事,还会一代又一代在人鱼王国里流传下去。



02

现在的人鱼国王叫方士谦,他有着最伟大的医术和最慈悲的心肠,被万千子民所景仰。

但他最近好烦恼,烦得掉头发,因为他的儿子们不肯结婚,不肯让他抱孙子。

王杰希从小美人鱼的故事里不仅明白了知识就是力量的道理,还对“爱情”产生了畏惧。在他看来,真正杀死小美人鱼的是对“爱情”的渴望,至于对象是不是那个王子,根本不重要。

国王说服不了他的长子,只能把希冀的目光投向其他孩子们。

二王子叫袁柏清,从小性格叛逆,国王指东他必定往西。三王子叫刘小别,游泳速度全国第一,只要国王一开始念叨,他就窜出几百里远。还有个小王子叫高英杰,还没到人鱼法定的结婚年龄。

方士谦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糟心的家务事,开始听取丞相的政务汇报。过两天是他二百岁诞辰,人鱼王宫里要举行盛大的庆典,不仅海底世界,就连人间各国乃至天上诸神都会送礼致贺。为了这次庆典要准备很多繁琐的事,丞相一条条地念,念得他几乎打瞌睡。

这时突然一阵尖利的声音吵醒了他,方士谦正要发怒,只见王国的占卜官举着龟壳游进来,嘴里大呼小叫。 

“陛下不好了!陛下不好了!” 

“胡说,我好得很!”

“不是、陛下您看,是关于大王子的婚事!”占卜官恭恭敬敬地献上龟壳,方士谦一阵激动,赶紧接过来。

海底不能占星,王国的占卜官和民间的预言家全靠烧龟甲的裂纹预言未来,其准确性由烧火的木材和龟甲的珍稀程度所决定,占卜官们用的都是最好的沉香木灼烧千年龟甲,此刻献上的正是这样的一片。

国王也懂一点解读预言的方法,一看之下勃然大怒,险些就要把龟甲摔出去:“什么?杰希要和人类结婚?我绝不允许!”

可这是上天的旨意啊?丞相默默地想,虽然他也不喜欢人类,但上天的旨意怎么能违背呢?

方士谦翻到背面看更多细节,龟甲说,大王子将在国王的二百岁庆典上遇见命定之人,对方是一位人类王子。 

“把杰希关起来直到庆典结束,推掉所有人类王子来访的请求。” 

方士谦下了命令,一甩袖子游走了,经过占卜官的时候怒瞪他:“下次再占出这种胡说八道的东西,你就不用再当这个官了!”

占卜官欲哭无泪,那您到底信不信我的预言呢?



03

终于到了人鱼国王二百岁诞辰当日。

王宫处处用夜明珠照明,还特地请来几十个千年老蚌坐在贵宾厅,一开一阖散发柔光。一群群身着精致鲛绡纱的人鱼侍女们捧着珍馐佳肴四处穿梭,一件件来自各方神仙的珍奇宝贝被当众传阅,就连守门的虾兵蟹将的兵器上都镀了一层金,场面隆重又盛大,热烈又和谐。

三位王子也盛装打扮端坐在席位上,用传音入耳蜗的功能悄悄讲着小话。

“这样坐着傻死了,真羡慕大哥不用来。”袁柏清说。 

“大哥去哪儿了?”高英杰说。

“听说被老头派去龙宫回礼了,没赶回来。”刘小别说。

他们的大哥王杰希此时正在和两个虾兵较劲,“你们让不让开?”

一个头上的虾须摇了摇,一个绿豆大的眼睛里射出了视死如归坚守岗位的光芒。 

咚,王杰希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用鱼尾把地上两只昏迷的虾卷到角落里,出门去了。

他觉得他父王真是在水底呆太久,脑子进水了,又或者是想抱孙子的意念太强大,幻觉都投射到龟甲上了。 

总之王杰希是不会信这种预言的。

他贴着墙边偷偷游出王宫,顿感自在,怕深水域会遇到巡逻的卫兵,干脆向上浮去。浮到平时阳光能穿过海水的高度,今天却依然黑压压一片,王杰希有点纳闷。 

这时候一道霹雳雷从空中传下来,他恍然大悟:有一些无法亲自前来的神仙,就兴起狂风暴雨,用雷电传送礼物,以免被人类撞破仙术。

按说这样恶劣的天气里海上是不会有人类的,王杰希正准备游走的时候,突然一堆碎木头和各种叫不上名字的东西劈头盖脸朝他砸下来,其中还有一个受伤流血的人类,染红了一片海水。

虽然他父王脑子进水,思孙成疾,可依旧是他的父王,是历代人鱼国王里最接近神的一位,王杰希没法坐视他的诞辰庆典上有无辜的人类死去。

他灵巧地躲开水里各种奇怪东西——在被巨浪撕成碎片之前它们应该是一艘船的一部分——游到那个人类旁边,在他心口放一颗可以令人类在水底存活的潜息珠,抱着他游回了自己的宫殿。



04

“殿殿殿殿下,这这这这可是个人类呀。”侍从A说。

“废话,快来帮忙按住他的伤口。”王杰希头也没抬,撕扯着人类的衣服。

“您您您您没听过那个预言?”侍从B问。顺便说一句,不服气的占卜官已经把预言结果偷偷散布出去,大部分人鱼都在一边为国王的诞辰高兴,一边为大王子的命运悲伤。 

“哦那个啊。”王杰希心想你不提我都忘了,他压根没信,也懒得多费唇舌解释迷信的害处。王杰希下手很快,人类已经被脱得只剩一层短小布料遮住重点部位,他后退了一步观察这人全身伤口,余光瞥到地上那堆或许可以称为衣服的奇怪布料。

他想他找到了一个简短的好理由。

“他应该不是预言的那个人,你们看,他穿得这么破烂,怎么可能是王子?”

侍从AB心想您说得好有道理,心头大石被搬开,也斗志百倍地加入救人行列。 

这个人受了多处深深浅浅的划伤,其中最重的一道横亘在他腹部,血肉翻起,惨不忍睹。晕血的侍从B当场就晕了过去。

王杰希皱了皱眉,“把他搬到一边去,我去找纱布和药。”

王杰希主修攻击性法术和催眠术,在治疗方面只会一点点最基础的,用在这么重的伤口上无异于泥牛入海。他又不想惊动继承了父王治疗术的袁柏清,那小子太闹腾,吵得耳朵疼。

所以还是用人类的笨办法来就好。反正这个人类看起来不太虚弱,大概过两天就能自愈了。

王杰希估计得没错,在两天精心照料之下,对方身上的伤口开始愈合,肤色渐渐恢复红润,人也悠悠醒转。 

他缓缓抬起眼皮,慢慢对焦,冲着王杰希轻轻唤了一声:“大眼,救我的是你吗?” 

然后他就被王杰希的尾巴扫到地上去了。



05

王杰希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一生气一转身,忘记床上还有一个人。

但叶修——他救回来的人类的名字——不这么认为。叶修说大眼你摔得我好痛,你要负责。

人鱼国大王子的法力不是普通小神仙可以比的,虽然王杰希没用什么力,那一摔也令叶修身上的伤口迸裂,在床上多躺了两天才下地。

王杰希说我救你回来的,就算我又伤了你也是扯平,还有,别叫我大眼。

可是我会遭遇海难,你父王是有间接责任的,那你也有间接的间接责任啊。叶修无辜地说。

王杰希抿了抿嘴,他有一颗和强大实力匹配的善良的心。而且奇怪的是,这个叫叶修的人虽然满口歪道理,但他总是不自觉地想要听从。

要不这样吧,杰希,你救了我一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以身相许吧。

王杰希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叶修。你无不无聊。 

我是认真的。叶修凝视着他说。看对方双瞳里出现自己的倒影,这样的经历对王杰希来说非常新奇。

叶修继续说,我从小就听过一个故事,叫海的女儿,故事说一位王子遭遇海难被小美人鱼救了,但他差点要和别人结婚,差点害死小美人鱼,还好最后他醒悟了自己的真爱,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王杰希慢了半拍才意识到他说的就是自己听过的小美人鱼,忍不住反驳道,才不是呢,王子没有娶小美人鱼,他娶了别的公主,后来小美人鱼在绝望中变成了泡沫,在第一道阳光下消散得无影无踪。

你看,如果我不娶你,你就要变成泡沫,我怎么舍得呢,所以你嫁给我吧。叶修顿时显得很有道理,侍从AB也在旁边点头。

那是因为她和海巫订下契约改造了身体,我又没有,而且我也不想嫁给你。王杰希的思路开始被叶修带歪。

传说毕竟是传说,天长日久,难免有什么错漏之处,以防万一还是我们结婚比较保险。而且就我们人类的伦理来说,你看光了我全身,还从头到脚摸了一遍,这样的两个人是必须结婚的。

王杰希说不过叶修,他有点生气,叫侍从AB出去。侍从AB离开房间关上门,蹲在门旁边听动静,但什么也没听见。


 

06

王杰希就这样把叶修领到他父王面前。

方士谦听说了来龙去脉,险些要像远方龙宫里的老龙王冯宪君一样吃药。

他想预言真准啊,他都那么严防死守了,还有人类王子能拐走他儿子,有没有这么开挂——等等,王子?

方士谦有主意了,他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摆出一方国王的派头。

“你这个狂妄的人类啊,可知这世间天道有常,万物皆有天命,逆天而行是要遭报应的?”

王杰希没懂他父王用这么浮夸的开头想表达什么。

“我们王国最有神力的占卜官——”一旁的占卜官挺了挺胸,鱼尾甩了个漂亮的水花。 

“用最名贵的金丝沉香木,灼烧最古老的玄灵龟甲——”继续不遗余力地吹嘘。

“得出的预言说,杰希要和一个人类王子成亲,所以很遗憾,你请回吧。”方士谦被自己高明的三段论折服了,鱼尾在王座旁弹跳着,几乎压抑不住想要甩来甩去的兴奋。 

这下麻烦了,王杰希心想,但叶修捏了捏他的手令他平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觉得叶修一定能破除这个僵局,他对他有信心。

“哦,是这样吗?如您所说,既然上天如此启示,杰希的确应该嫁给一个王子。”叶修脸上浮起一个神秘的微笑。

“我们人类大陆上最强的国家里有一位叶秋王子,高贵俊美,武功卓绝,您可见过?”

方士谦转头看丞相,丞相表示叶秋王子原本要来给您庆生,被您拒绝了。

“您看,虽然这样夸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我就是叶秋的双胞胎哥哥,叶修。”

方士谦傻眼。

“我乘坐的船也是原本为他来觐见您所建造的,既然他不用来,我就偷……乘船出游,才遇上了海难。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吧,我和杰希是必定相遇的。”

方士谦想哭。

“说起来还要多谢您啊,父亲大人。”

叶修补上最后一刀。



07

方士谦松口,整个人鱼王国上下欢欢喜喜地准备起了婚礼,这次的庆典务必要比国王的诞辰更隆重,有些住得远的海底精怪甚至还没回到家,就又接到了新的请柬。

但叶修这几天一直缠着袁柏清,找他要变成人鱼的方法。

“没有没有别说我了连我父王也不会有的!”袁柏清被他缠得一个头两个大。 

“你要这个干什么?”王杰希奇怪地问。

“你看,我们身体不一样,洞房的时候怎么……”

叶修思考这个问题很久了,听说人鱼是一种用精神交配的物种,相比之下还是人类的方式比较快乐,但传说里人鱼变成人要去寻求海巫的帮助,还会失去声音,那怎么可以,他还想听大眼叫——

王杰希脸腾地红了,人鱼之间实在很少谈论这么下三路的话题。为了阻止叶修再做出什么丢脸的事,他深吸一口气,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腰细腿长浑身光溜溜的人类。 

水里有浮力还有冲力,他一个没站稳就跌进叶修怀里。

叶修摸了一把皮肤,细滑柔嫩,“大眼你真棒!不过,你知道人类怎么交配吗?”

叶修决定提前教教他。

 

END

(实在不会写肉,教学过程请大家自行脑补)


  286 29
评论(29)
热度(286)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