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较为清真

 

【叶王】心火 11-12

  

努力赶在大家开学前更一发(x

 
 
 
 


11

有一句歌词怎么讲的,旧情人给的问候比陌生人更尴尬。

两人非常默契地,将微信交流话题锁定在“关怀病情”和“协调工作”的范围内,只用系统自带经典表情,必要之外不多说一个字,牢牢恪守朋友相处的界限,不让任何人难过,也不让任何人难堪。

病愈后王杰希轻了五斤,皮带扣向内缩了一个,清瘦的脸庞上表情愈发严肃,走神放空的频率却大大上升。 

和这个空降的上司相处久了,微草众人畏惧之心渐去,尊敬之意渐生。他工作能力一流,从不推卸责任,下班后的工作尽量拿回家去做,不给办公室营造加班的压力,有通宵的活儿还会多放半天假,在快节奏长工时以最原始手段压榨劳工剩余资本之风盛行的杂志圈,无异于一道清泉。 

清泉的私生活始终笼着一层迷雾,引人探究。王杰希带高英杰去另一个城市出席活动那两天,其他人泡在茶水间的时间明显变长。“你们说,他有没有固定的伴儿?”

“不好说,八成没有。”

“不是吧,那还六点下班准时回家?”

“说明人家连逢场作戏都不愿意。” 

刘小别犹豫了一下说,“和兴欣那个叶神,好像关系不简单。”

“叶神上到投资方下到茶水妹,和谁关系简单了。”

“清泉要糟。”

“你们思想太肮脏了,人家是大学校友,说不定以前就好过。”

“那怎么还不干柴烈火?”袁柏清是急脾气。 

“我看不像,人家打电话都客客气气的。”许斌摸着下巴说,“要不下次找机会试一下。”


 

机会不好找,两边都是大忙人,下次出现在同个画面里,依然是在杂志的拍摄工作中。

这期责编策划了张佳乐一组外景镜头,让他身着一线品牌的年轻线,置身于古旧的四合院和四四方方的蓝天下,取的就是这个对比感,叶修拍来轻而易举。

唯一影响他们进度的是气温,时值秋冬,方锐甚至套了一件羽绒马甲,张佳乐的衣服却是这里那里都少块布的设计,时尚圈就是这么不顾人死活的地方。张佳乐又是南方人特别畏寒,拍一会儿就牙关直颤,缩回保姆车上喝口热茶喘口气。

林敬言安抚住人,返身过来向叶修解释,张佳乐平常不这么娇气,但是巡回演唱会在即,必须高度注意身体管理,叶修表示理解。林敬言又递过来一叠演唱会贵宾票,叶修乐呵呵收下,分了一半给微草。

张佳乐元气渐渐回复后,又忍不住去找叶修麻烦:“老叶你穿那么少站外面不冷吗?”

叶修冲他举举杯子:“来一口热可可吗?”

张佳乐不说话了。



围观了全程的魏琛——他的店就在不远处,被叶修叫来送午餐盒饭——凑近了说:“原来张佳乐不像网上传的特别爱耍大牌啊。”

叶修嗯了一声。魏琛又说:“那个王总编也挺不错,身材又好,老叶你真可以,身边人质量一个赛一个的高,还空啥窗呢赶紧的。”

话题稍显八婆,声音压得只有叶修听得见。叶修喝掉最后一口热饮,捏扁了纸杯投进可燃物垃圾箱,“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魏琛来劲了,“我看人家对你有点意思,眼神老往这边飘呢。”

叶修往嘴里塞了一根烟,风里火苗摇摆不定,他反复点了两三次才点着,“没准是看上你了?”

魏琛一拍大腿,“老夫这么玉树临风上得厅堂入得厨房,他眼光真好!等会儿我就去加他微信。”

“那我怎么办?继续空窗?”

“你不是偶遇了真爱前任,叫啥来着,王大眼?”

叶修叼着烟的口齿含混不清,“可他就是王大眼啊。”



得见真神,魏琛忍住了冲到嘴边的大呼小叫,紧盯正在听林敬言说话的王杰希,誓要研究出能叫叶修那个厚脸皮画风不对的,究竟是何等样人物。

精心修饰的外表干净齐整,加上气质和仪态分数还能再涨不少,乍看之下是和疲疲沓沓的叶修完全不同的类型,点头摆手的姿势却有种奇妙的相似性。

被灼热的视线粘在背上,王杰希并非毫无知觉,但他以为恶作剧的是叶修,抽空往这边扔了几个警告的眼神,结果吓得魏琛拼命往器材堆里藏,一不小心勾倒了三脚架,差点砸在路过的乔一帆身上。

幸好叶修就在边上,一手扶住三脚架,一手推开乔一帆,抱怨道:“老魏你是不是我仇家雇来给我添麻烦的啊?”

“去去去!”魏琛嗤道,“老夫什么身价,你这草台班子还雇不起!”

话虽这么说,他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当然仅对乔一帆。于是他把乔一帆手里巨大的折叠式反光板接过来,“来来,老夫也搭把手,叶修,这玩意放哪儿去?”

叶修拍了拍无措的乔一帆的肩膀,示意他去忙别的,又把手里夹着的烟塞回嘴里,含含糊糊地说:“你用过那种晾衣服的平铺网架没,跟那个差不多,握着两边,反方向一拧,就收起来了。”

魏琛照叶修说的,把反光板收成了锅盖大小,正在得意自己聪明伶俐一学就会,一不小心松了手,反光板piu一声弹开,pa地拍在他脸上,正中泪腺。魏琛当即老泪纵横,要找叶修的麻烦,却见叶修已经躲在旁边,叼着不知这会儿第几根烟,笑得弯下了腰。

明摆着的,叶修不爽他刚刚要勾搭王杰希的发言,故意不提醒他反光板还有机关。呸,小心眼!魏琛暗暗咒骂,又忍不住感慨蚌也有软肉,老心脏也有真情实感的时候。



七点左右收工,张佳乐之后还有通告要赶,和林敬言以及自己的团队先行离开。剩下的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三三两两讨论晚上去哪儿吃。

刘小别分别征得王杰希和叶修同意后,站到一个箱子上,大声宣布今天是自己生日,邀请兴欣的人一起吃饭庆祝。陈果首先举手报名,其他人见老板娘和叶修都同意了,也都高高兴兴踊跃参加。

乔一帆立刻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明临时有聚会不回家吃饭。方锐还要摆一下谱,“太突然了,我晚上的约会不好推呢。”

“那千万别耽误你约会,我们先走一步。”叶修招呼其他人,抬脚就走。

方锐连忙拎着包跟上他,“诶等等我!”

刘小别定了一家粤菜馆的包房,微草其他人到得较早,正坐在沙发上研究菜单,他们带来的大蛋糕就摆在餐桌中央。刘小别一进门,袁柏清就说相声似的爆出一串菜名,催促他:“决定了就叫服务员下单,我们都等饿了。”

刘小别指着茶几,“那三盘瓜子水果都是谁吃的?王老师,薄情又不听您的话了。”柏清谐音薄情,熟人都这么打趣他。

王杰希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松开了衬衫第一颗纽扣,笑说:“等会儿你罚他酒。”



12

许斌站起身,把王杰希和叶修让到上座,两人推辞不过,挨着主位的刘小别坐下了,其他人也依次落座。

刘小别端着酒杯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刚张开口说了一个“感……”就遭袁柏清一顿无情起哄。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会,过去的一年里多谢大家照顾,今年我们团队迎来了巨大的动荡,但幸好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希望未来在王杰希老师的领导下能更上一层楼?”

“……”刘小别呆滞片刻,跳起来大喝一声:“我靠袁柏清你偷看我发言稿?”

“什么叫偷看,会不会说话,明明是你多印了一份掉在打印机上。”

柳非笑得连花生米都夹不起来,许斌出来打圆场:“那干脆请王老师说两句?”

大家的视线都投向王杰希方向,王杰希摆摆手:“又不是年会,不用这么严肃。”

高英杰细细的声音响起:“要不叶神说说?”

“啊?”叶修正在夹另一盘花生米,没提防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这里。王杰希一推他胳膊,筷子上夹的花生米就掉下来,在桌子上骨碌碌滚了老远。

叶修放下筷子,“我想想啊……刘小别是个工作认真负责的好小伙,以后好好听你们王老师话,再接再厉。”

王杰希一脸不赞同:“你这说的是什么啊,不像生日会。”转头冲刘小别说,“寿星自己发言。”

折腾这么一会儿,卤水拼盘和汤都上桌了,旁边的服务员一边盛汤一边偷笑。刘小别很无奈,只能说:“谢谢大家光临,谢谢叶神教诲,大家吃好、喝好。”


确实是饿狠了,先上的几盘菜被迅速瓜分殆尽。兴欣人起初还不好意思,渐渐地不知是抹开了面子,还是终于发现不抢是吃不饱的,也卷起袖子融入到你抢我抢大家抢的欢乐气氛中。王杰希默默叫服务员拿菜单来,又加了几个菜。 

这样的场合里,所有人都在努力找些轻松愉快的话题。陈果和柳非互相推荐化妆品,乔一帆和高英杰讨论年假去哪儿玩。身负八卦重任的许斌凑到叶修身边,和他攀谈起来。

“叶神和王老师是校友,也是R大新闻系的?那是我当年第一志愿,可惜差了几分没考上。”

R大新闻系,全国首屈一指的名校名专业。叶修呵呵一笑,“我是本地生源,好考,你是N大的?”

许斌的口音融合了两市的特点,很容易听出来。

“对,N大中文系,研究生在P大读的,所以就留在这里工作了,反正交通方便。”

叶修同意,“我上周刚去你们那儿拍过片子,快,三十分钟就到了。”

王杰希起先一边剥虾一边听他们说话,后来跟刘小别聊到一起。

“……所以说,你们一开始摆出那种阵仗,我一进办公室就全体起立问好,是从电影学来的?”

刘小别点头,王杰希好囧。

明明我既不穿Prada也不是女魔头。

 


这边的话题渐渐转移到追忆校园生活,许斌谈话的方式很亲和,如水渗进泥土里,缓慢而不露痕迹。“那时候我们每月至少过来一次,去南锣鼓巷看实验剧场。”

叶修眯着眼睛,表情微带怀念,“那儿啊?我也去过两回。”

“您也爱看话剧?”

“还行,就看个热闹,不像你们王老师是文青。”

那您是陪王老师去看的吗?许斌很想继续问,但叶修看起来已经不想聊下去,转移话题似的,举手招呼服务员来换骨碟。

其他人已经进入互相敬酒的热烈场面,包子连敬王杰希四杯,都被王杰希面不改色喝掉了,包子大呼过瘾,用力鼓掌。

乔一帆和高英杰端着酒杯来找叶修,要感谢叶修对乔一帆的知遇之恩。

“小乔,我不太能喝。”叶修看着一满杯白酒苦笑。

乔一帆喔了一声,神色怏怏,看得叶修十分不忍,又补充道:“这样吧,我喝一点,你们也随意,咱们感情到了就行。”

乔一帆重重点头,跟叶修碰了杯,一仰头喝得一滴不剩。叶修也估摸着自己酒量深浅,小小地喝了一口。

没多久,他就满脸通红,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

“叶老师您还好吗?”乔一帆着急了,要来扶叶修。

“我没事。”叶修用力摇头,可是越摇酒意越上头。“就一口,怎么劲儿这么大……”

听见动静王杰希放下杯子看过来,叶修也转头去看他,视线里王杰希的脸放大、旋转,最终散成无数碎片,没于黑暗。

 


众人都惊呆了,陈果和叶修认识最久,也不知道叶修酒量竟然差到这种地步。

高英杰耳朵尖,听到王杰希喃喃自语:“喝得那么痛快,还以为你长本事了呢。”

叶修已经瘫在椅子上人事不省,他酒量虽差,酒品倒还过得去,喝醉了也不闹也不笑,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睡。

这时候刘小别比较尴尬,把叶修这么放着也不是,为了叶修就地解散各回各家也不好。本应承担照顾叶修责任的兴欣众人诡异地沉默着,没人出头。

刘小别只能向王杰希投去求助的一眼。

王杰希叹了口气,指挥道:“小别去叫辆出租车,许斌和包子扶叶修到楼下,我送他回去,你们继续吃好喝好。”

“怎么好麻烦您,要不还是我来……”天性善良的陈果看不过去了。

“没事,你是女孩子,扛不动他。”

陈果更不好意思了,用力戳方锐的腰,平时怕痒怕得要死的方锐咬紧牙关忍着,双眼望天不发一言,坚决降低存在感。

包子一抱拳,“王老大真是条汉子,我再敬您一杯!”



TBC  

 


  147 32
评论(32)
热度(147)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