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FW:[叶王]白金教科书

好萌好萌!我的点文立功了!!!


隔壁来战:

压力太大我来嗨一嗨。

 

 @王乐安  点的 叶王 学院paro

 

吊儿郎当的学神x严肃的学霸

你一定没见过这么接地气的学院风

 

 

 

 

 

 

00.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01.

 

七月二十,零点,北京,天气看不太清,但外头很安静。我一个人寻思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这些个故事都讲出来。虽然我哥说,出门在外,三缄其口。

 

既然说到我哥,他还真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我哥叫王杰希。

 

 

“王杰希有个妹妹”这事儿处于科学与不科学的天平中央,我倒是真实存在着,承认不承认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想考据那您就算了吧。

我叫什么不重要,故事我可认真说了哈。

 

 

 

 

 

我哥打小就对我们特别好。

我们学好了他奖励,我们犯事儿了他背锅。

其实也不算是背锅,因为大人都相信这事儿不是他干的,护犊子意味那么明显,于是就不了了之了。但我们还是会被他说一顿,他严肃起来的时候还真有点可怕,手下的人违法乱纪那基本是不敢的,向着组织向着党,光明的未来在他的引导下显得特别光明。

 

他说,下次别这样了。

 

我哥真帅。

 

 

当时我尚年少无知,做过不知道多少梦,有一天我说,哥啊,我长大后嫁你成不?

他给我直接来一句,不行。

……说好的来自哥哥的摸头温柔杀呢。

毕竟他不是一般人,下一秒就认认真真地向我科普了近亲结婚在遗传学上带来的种种弊端,学霸光芒瞬间闪现,当即我就蒙了。

然后我就萎了。

……仔细看,这俩字有区别嘿。

 

后来我想,不嫁就不嫁算了,反正也是开玩笑。但我真希望他将来能找一个人,能跟他聊生物什么显性隐性遗传学,聊什么能量守恒定向移动,什么宇宙原子光年,细胞有丝分裂,总之他爱聊什么就聊什么。全能学霸是有点难找,但起码别跟我一样什么都听不懂啊。

 

 

 

然后这个人就出现了。

这个人就是叶修。

 

 

 

 

 

02.

 

 

叶修是谁?您要说您不认识,那您也就白瞎了待我们学校。

此人稳坐年级第一宝座,读书一年胜人三年,书上内容倒背如流,大考小考永不失手,同学们都亲切而又咬牙切齿地称他为,教科书。

 

多帅啊,学神啊。

要他是那种天天埋书堆,眼镜片儿厚如瓶盖,歪瓜裂枣仅凭智商维持形象,那也就算了。

但他偏偏生性懒散,吊儿郎当,一副皮相虽然低调却也算得顺眼,与周围人关系融洽,开个嘲讽能把人呛死,但你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都是对的。

有什么事儿问问他,比翻书还利索。

 

不管哪个年级,都有好多姑娘是他的粉。

不过我不是。

因为我是我哥的粉。

 

 

我哥事后回忆道,他对叶修最初的印象就是念书好像挺厉害的,为人比较低调,大小活动一概不见人影,在学弟学妹眼里尤其神秘。

但叶修坚持说他们一见如故再见更如故,有缘千里来相会,没缘照样陪你睡,俗话说人生来就是为了制造麻烦和解决麻烦的,我正因为懒得制造,所以才神了。懂不?

 

我第一次见证了叶修的没下限型自夸,但我哥明显已经淡定了。

 

 

腐不腐什么的,我是后来才明白的。当时我只觉得,总算有人能跟上我哥诡异多端的脑回路了,简直是打心眼儿里替他高兴。

 



03.

 

 

我哥是个很意外的人。

 

某日,我惊讶地发现低年级组竟然自发地建了个我哥的粉丝群。

我跑去告诉他了,他欲言又止了一下,说你们高一高二是闲,高三就知道努力了。

我说,其实不止是你,叶神也有粉丝群的。

他说:“这不是很正常吗?”

 

 

 

叶修也是个很意外的人。

 

当时我哥坐叶修前面,好好做题的时候叶修突然戳戳他,说,大眼儿你帮我找下黑笔呗。

我哥看了眼他的桌子,说,那不就是吗。

“不,那是蓝笔啊。”

“……蓝笔你套黑笔壳?”

“对啊。你帮我找支蓝笔壳的,那是黑笔。”

“……”

 

 

 

04.

 

你看我没大没小了这么久,但我哥一直让我喊叶修学长。

尽管那人没有半点前辈的样子。

他好像一直很欣赏叶修的。

 

 

他们初中就认识了。

 

 

叶修说,那会儿其实你比我还高点,但我一门心思要坐最后,然后你就坐我前面,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你。

 

我哥想了想说,不记得。我好像没看到你。

那废话,我在你后面嘛。

但叶修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这个话题就不继续了。

 

叶修的搭话天赋多到能卖,但我哥经常不买他帐。

他们的第一次对话是,叶修夸我哥的笔记整理得干净,我哥说谢谢。

 

后来他们熟起来,是因为一件事。

 

我哥的名字起得高端洋气,从小就受到各种英语老师的谜之好感,称呼他为Jessica Wang,上课老喊他起来回答问题。

叶修离他一条走廊,眼睁睁看着那人一节课被叫起来三次,在第四次时终于不能忍了,在我哥回答完后高声来了句I couldn’t agree with him more,but老师你别老喊他一个人成不,也给其他人点机会呀。

英语老师当真以为他认真积极,勇于回答问题,是学习英语的先锋队,全班眼中的小标兵,好感度上升好几个百分点,同时虚心接受建议,从此上课开展地图炮,同学们纷纷怨声载道,仇恨值拉得不要太稳。

但我哥终于清静了。

叶修深藏功与名。

 

叶修却说,当时他还不够装逼,应该整句都用英语说,那才叫个深藏不露。

我哥淡淡道,没必要。

 

他总说叶修的很多想法都没必要,但如果叶修真的有什么点子,他还是第一个点头的。

 

 

 

05.

 

 

其中一个点子尤其中二且伟大,那就是悄无声息地干掉当时学校的教导主任。

起因是,当时教导主任正教他俩语文,估计是思想严谨来着,总之就是给我哥那篇思路诡异天马行空的作文,打了一个不合格。

 

我哥说,哦。

叶修说,凭啥?

 

 

于是乱七八糟的点子层出不穷,比如往人茶杯里放氰化物,门把手上通交流电,妄想设计让教导主任她儿子爱上儿子他妹(真有这号人物?),并不顾劝阻毅然决然结婚生子,子嗣顺利患上遗传学疾病,含恨而终,好叫主任生不如死。

 

当然并无一个实施的,且皆扯淡了不止一点,但我哥事后承认,他当时收到人生中第一个低于八十分的成绩,本来是有点郁闷的,结果给叶修这么一折腾,已经不知道郁闷两个字怎么写了。

那教导主任也是可怜,就这么被安排了林林总总一百多种死法,不枉三十年为人师表。

 

后来他俩顺利毕业了,考入了同一所重点高中,重点就在于那是所重点高中。于是教导主任——对,就是当年郁闷着了我哥又让叶修给哄回来了的那位——高兴得合不拢嘴,亲切地拉着他们的手说,好啊,当时就知道你们有出息,以后可别忘了老师啊。

叶修皮笑肉不笑,呵呵了一下。

我哥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老师,我一直都很感谢您。但其实我叫王杰希,不叫王希杰。

对。您刚才念错了。

教导主任:“……”

他们顺利毕业了。

 

 

 

06.

 

我哥这个人,其实又严肃又认真。

不愧是届届都拿奖学金的男人。

 

我怀疑他俩当年用学科成绩之类的事情打过赌,但我哥表示闭口不谈,估计是当初少不更事,没能窥清叶修屹立于大小考试之上的学神本质,输了什么黑历史的赌注。

 

我哥经常会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照着他那奇怪的脑回路,而叶修居然顺着他的意思聊下去,好似还相当有聊。一般来说,遇到问题吧就会问老师。如果老师很忙,就问同学。

如果同学的名字叫叶修,那么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我哥不会问叶修。

因为叶修会主动来问他。

简直是每日必撩。

 

 

叶修说,王大眼小朋友,你今天有什么问题吗?

 

我哥竭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有的。

 

叶修把“好的谢谢,但那是什么鬼称呼”自动翻译成“叶修大大求指导”,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解答起来倍儿有劲。

 

 

 

对于答疑解惑,叶修也不算太热衷,主要还是看对象的。

比如其他人基本就下述这样。

“叶神给个意见呗?”

“我没做呢。你问我家大眼,他肯定做了。哎其实也用不着问为什么,书上183页写着呢。不信回去翻呗。”

 

 

叶修可以为了一道题彻夜不眠,我哥就不可能。

但让叶修彻夜不眠的题实在是太少了。

 

 

07.

 

学神不是喊假的。叶修是真的会很多。

 

有一回我哥班上的电脑出了问题,他跑去找了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的班长肖时钦,折腾了一下午,没惊动信息老师,成功给弄好了。

而叶修中午碰巧去团支部开一个据说毫无意义又冗长的会,痛失机遇,错过了这样的有求必应。

 

叶修知道后说,俗话说自产自销,咱班电脑坏了你怎么请别人修呀,那多不好意思。

我哥说,你中午不是在开会吗。

叶修说,是啊,不过我开了半天没有半点收获,还不如不去呢。

我哥说,团支部的会议还是参加了好。

 

叶修就只笑不说话了,手里的课本翻得哗啦啦响,整个人好整以暇地要命。

他说团支部是私下通知的,你怎么知道我开会?

我哥:“……”

我哥转身就走。

 

肖时钦学长的评论是:“我差点以为那天我把他们班电脑修坏了,后来才知道自己似乎错就错在修好了。不好意思啊叶神。”

 

 

 

08.

 

很久以前,叶修并不认识我,伪装得特别和蔼可亲,背后问我哥这姑娘谁啊。

我哥说,我妹妹。

叶修说,哦你还有妹妹啊。挺好的,她平时跟你聊BSD猜想吗?*

 

我哑口无言,虚心旁听。

我哥微笑不语,全程惜字如金。

 

后来我成为了他俩最好的助攻,叶修看我顺眼了,于是更加和蔼可亲。

但我助攻其实也帮不了什么忙,按他们的学霸程度,笛卡尔曲线都属于网游前期的砍白菜而已。*

 

 

 

09.

 

 

我哥个子高,坐窗边倒数第二个。

 

结果那天我就这么看见,叶修两手撑着窗台,把他整个人圈在那里头,脸凑得很近,不知道是在说话还是就只是靠着。体育课之前他们班教室半个其他人都没有,我哥手上还捏着班级前门的钥匙,最终被他当啷一声掉在桌上了。

 

 

……好吧,不知那个名人说过非礼勿视,本姑娘什么都没看到。

 

 

后来想想,我哥大概是习惯了。

 

 

再后来我想,他们那节体育课到底迟到了没有?

 

 

 

10.

 

 

最后,以上所有素材均要感谢我哥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任同桌,跟他同一寝室的直男室友,图书馆的黑听小分队,跟我一个班的腐女妹子,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的肖时钦学长,百度百科(每次听他们说话都得查),还有其他很多人,以及姑娘我小时候的日记。

 

他们的故事,会流传在老师的口中,学弟学妹的口中,还不够霸的学霸和还未封神的学神口中,当然,还有我口中。

 

 

 

我遗憾的是一生都未声嘶力竭,来告诉别人他们有多真多好。

 

 

 

 

 

 

 

 

 

 

 

END.

 

 

*BSD猜想:世界七大数学难题之一。

*笛卡尔曲线:就是著名的心形曲线啦。

 

 

 

 

 

 

离我回归的日子也不远啦,不久后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再认真除除草!

 

 关于这篇点文,我为什么要在太太面前班门弄斧呢

 

 


  375 4
评论(4)
热度(375)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