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叶王】大神的退役生活·工作篇(上)

短篇,复健o(*////▽////*)q

前文1前文2



最后王杰希选择去叶氏地产位于B市的分公司,无他,唯离家近。董事长是叶秋,总经理另聘了资深业内人士,让他挂副总的衔,一边学习一边刷脸,工作量却不大。王杰希三个字连着title被印在灰底黑字的名片上,它们横平竖直了三十年从未如此别扭过。叶秋自然不会在薪水上小气,叶修还嚷嚷着给他要股份,理由是有效激发员工干劲反正都是自家人。

“钱多事少离家近,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叶修用面包刮头盘上残留的酱汁,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含糊地问。体育总局的工作平时尚可,一到大型赛事期间就得黑白颠倒守着欧洲的消息,他在职业选手里高得不能再高的高龄放在国家机关里还擦着“小年轻”的边,苦活累活面前当然无从推辞。

王杰希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小心噎着。”

叶修握住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凑上前去,用王杰希的手将嘴角残留一点酱汁抹掉,这才放手。

装修成四合院的餐厅格局南北疏阔,帝都的穿堂夜风激烈异常,吹得檐下仿真红灯笼一通乱晃。王杰希脸上的表情便随着这灯影闪烁,变得不甚分明。

叶修深谙点火灭火之道:“中午开会时间太长,错过了饭点,就一直没吃。”

王杰希果然被他成功模糊掉重点,皱着眉头问:“什么项目这么忙?”

“也不是。”叶修拿起桌上玻璃杯喝了一口,悠悠道,“想早点做完事,就能早点下班,岔开晚高峰,早点和你见面。”

“……”

王杰希什么都没说,抬手按了服务铃。

“干吗?”

“想吐,要个盆。”

话虽如此,他还是向服务生追加了两个黄油面包,给叶修填主菜迟迟不上的饥肠。

糖衣炮弹被轻松化解,叶修依然挂着笑。认真听王杰希讲话,也不妨碍他将新上来的面包一扫而光。

“我不是不满意,是习惯了忙碌,现在太闲,闲得浑身都不舒服。”

“……大眼,你太拉仇恨了。”

“实话实说而已。”

“在拿公务员死工资加班加成狗的人面前这么实在,你太残忍了。”

好像也对哦,王杰希点点头:“换吗?”

怎么换?又不是青春岁月征战荣耀,玩玩对方账号卡那么简单的事。叶修耸耸肩,摸过丢在桌上的烟盒,点了一根。


***


退役之后的日子像一首平稳流淌的轻音乐,日复一日的基调上偶尔蹦几个惊喜的音符。

生物钟无声的报时里王杰希准点起床,起床后第一件事是拉开窗帘,看叶修像畏光的吸血鬼一样,用枕头蒙住脸在床上翻几圈,滚到阳光晒不到的角落,才懒洋洋开口:“几点了?”

“六点半。”

枕头被放下,露出叶修迷蒙的双眼,“太早了,再睡会儿。”

王杰希撇下他自去洗漱,就着早间新闻烤吐司、洗菜、把培根和鸡蛋从冰箱里拿出来。如果叶修醒了,这会儿就会来厨房捣乱;如果他没来,王杰希就用锅铲敲敲锅边,喊他的名字。

远远传来一声“嗯——”,除此之外别无动静。

真麻烦,王杰希放下锅铲脱掉围裙回到卧室里,推叶修一把,叶修顺着劲儿滚一圈,再推,再滚,明明都醒了,还是乐此不疲。

无奈下他揪住叶修耳朵大喊:“起床啦!美股又跌啦!中东打仗啦!”一嗓子惊起窗外乌鸦嘎嘎满天乱飞。

冷不防被叶修扯了一把,他倒在床上,两人一起滚进被子里。

“天塌下来也不关我们事,睡。”

起得太早又太折腾,王杰希也有点困意,两人盖棉被纯睡觉,睡到天光爬满了整个房间,把他们自然叫醒。然后各自洗漱吃饭互相打领带,上班。

帝都叶氏的大楼离他家不过10分钟路程,但为副总的配置着想王杰希不得不开车前往,无意间加重环境的负担。

在31层他的办公室里远眺窗外,大半个城市尽收眼底,晴朗时甚至望得见西山,雾霾降临的日子里,踩在地毯上颇有踩在云端的虚无感。

一天的工作从一杯咖啡开始。早上他阅读各种整理好的报告,密密的数据和文字,按一种陌生的方式各行其道。他记录下所有看不懂的地方,自己先查,查不到的汇总成文档发给叶秋的助理等对方解答——这也是叶修帮他争取的特殊待遇之一。中午他和秘书、下属一起吃工作餐,吃完小憩片刻,再给叶修打电话,压低声音聊些不怎么有趣的事。下午开会,在规划局、环保局、商业银行、下游企业等一系列地点刷他的脸,有时能碰到微草的粉丝,或者以前的赞助商,但用处不大,连叶氏都摆不平的事,也很难认一个前冠军队长的面子。

总的来说加班很少,几乎没有,暮色四起里他和其他人一样心思浮动,想今晚吃什么,想叶修几点能回家。与连做梦都在排战术的微草队长相比,普通工薪族的生活十分安逸,上班和下班像两个开关,通勤路上完成on/off的切换,责任和压力被锁在法定时段里,脱下制服就是自由身。

也没有普通人背负的那些房贷压力、子女教育、存钱养老等等重担,听来堪称理想人生,非身处其中不能懂有多别扭。

“……没有引力扯着,连星星都不知道该在什么轨道上飞行。”王杰希略显笨拙、字斟句酌地描述了自己的状态,叶修用一个文艺的比喻直取核心。

可以这么说,王杰希稍微思考一下点点头。他们在铺满路灯光芒的小路上散步,参差杂草拖曳过两个并肩影子。他们交换意见,语气轻柔,渐远渐悄,是这座城市两千万人间烟火中,平凡又不平凡的一朵。


***


严格来说这是叶秋第一次踏进两个主人俱在的空间。

除了上次,兄弟俩代表父母参加亲戚婚宴,叶修躲不过被灌了几杯酒。叶秋不得不提早告退,把哥哥扛在肩上送回他和王杰希合住的家里。王杰希穿着家居服来开门,发型和气场比在人前要松弛一些,茶几上搁着一个茶壶一对茶杯,沙发上躺着一本扣着的书,他在等门。

那一瞬间坚定的单身贵族叶秋竟有些羡慕自己肩膀上这个混账哥哥,任性得不可思议,也幸运得无法无天。他和王杰希合力把叶修扶到床上躺着,未经允许进入别人的卧室(还是双人的)让好总裁叶秋浑身不自在,找了个借口飞快告辞。

这次两个主人都清醒,气氛又有不同。

“你说你,来就来,提东西干什么?”叶修叼着烟给弟弟开门,很有兄弟爱地接过他手上的东西。

亲情浓浓中秋节,恰逢父母出国了,弟弟来哥哥嫂子(划掉)家聚餐也是应有之义。

大部分菜是从餐厅定的,王杰希的厨艺还不到招待客人的水平,他只负责蒸螃蟹,还劳动叶修在餐厅厨房地上捉了好久,差点就让这几只螃蟹逃出生天。

主角月亮不肯赏脸,营造节日气氛的其实是千家万户晚会声。叶秋半是找话题半是关心地问王杰希工作习惯与否,王杰希谢过他和公司同仁的照拂,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困扰。

叶秋正在消化,叶修出声帮腔——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扛:“是我考虑不周到,要老王突然空降去玩你们那些虚的,他实在惯了,难免觉得别扭。”

叶秋恍然大悟,对没经验没班底没权力的人来说这个位子确实挺没意思,接触的还尽是业内黑暗丑恶、地产公司做小伏低的那部分。然而现在把王杰希下放去基层显然不合适,叶秋自己也没多少基层经验,甚至叶氏主营业务也不是房地产,不过这些年这行水涨船高,集团就把原来囤的土地都开发成楼盘而已。

沉吟片刻,叶秋提出了方案:“王队(他不知道这样的关系该怎么称呼,他甚至比王杰希还大两岁)在公司做得挺好的,几次发现的问题都很关键,我觉得你在这行大有可为。不知道你对建筑设计有没有兴趣?跟着设计部研究方案,跟进施工,再自学点基础知识简单的制图,有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我学的是经济,也是这么过来的,能大概看懂图纸就行。”

他补充道:“只是会比以前忙得多,设计部总加班。”

王杰希只怕不忙,怎么会推辞,他们愉快地达成了一致。

叶修非常满意,拍拍叶秋肩膀,亲自给他叉了一大块全是蛋黄的月饼,“干得好,奖励你的。”

“混账哥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吃月饼只吃白莲蓉——”



TBC

拖延症拖到生贺赶不完必须分上下篇都是我的错……

还好吃了生日蛋糕><爱你到下个世纪(づ ̄3 ̄)づ╭❤~





  138 11
评论(11)
热度(138)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