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较为清真

 

【于黄】DRUG REHAB

送给 @你杨洋哥哥我 的生贺

祝你和小周年年美丽!给一个和小周同生日的周粉送于黄贺文是不是很特别

文题无关(

其实这文好像没完但后面我没灵感了,遂强行完结



理智上黄少天能理解于锋,感情上绝对不行。

在于锋转会后,他果断把落花狼藉拉进了QQ黑名单。

喻文州和郑轩都劝过他不必如此,黄少天偏不。一夜之间百花变成他第二讨厌的联盟战队(第一必须是微草)。

爱演的人任性起来完全拿他没办法,星座控徐景熙说。

其他人和于锋私下的关系还处得不错,喻文州甚至亲切传授当队长的经验。于锋也知道自己被讨厌了,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也会打听黄少天的近况。但他从不主动伸出和好的橄榄枝,不知道是怕尴尬还是怕被无情地打脸。

在选手转会频繁又平凡的今天,黄少天这么强烈的抵触情绪非常少见,荣耀不过一份工作,战队不过一个公司,每天八小时认真付出就可以了,离职也是好聚好散,哪有把前同事永久拉黑的幼稚鬼。

黄少天偏偏就要幼稚。

“黄少他……比较重感情吧,和谁好就掏心掏肺的。之前叶神退役那会儿,他不也跟着激动,还去帮忙下副本么?”郑轩这么解释的。

喻文州看问题的角度比较特别:“少天在这方面大概随了魏队,对他来说,战队如帮派,队友如兄弟。不瞒你说,以前魏队、方队退役的时候,他都要躲起来大哭一场。”

所以于锋这个帮中叛徒没被三刀六洞,已经算他走运。

 


转眼就到了蓝雨对百花,雨狂风骤花零落的那一天,黄少天单挑于锋的那一天。

夜雨声烦上场时周身遍布煞气,二话不说,锵郎一声,冰雨出鞘,抖出三十二朵剑花,银光一闪,直直刺向对面的落花狼藉……此为来自蓝雨粉丝的情报。

黄少天那场确实基本没说话,这很反常。他双眼紧盯屏幕,嘴唇抿成一线,全神贯注在手上操作,技能一个接一个放得毫不含糊。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没有犹豫,没有怀念。

于锋一度占据场面优势,但黄少天硬是凭着对血量的精确计算,拿下了最后的胜利。

赛后两队一起在大酒店吃饭,人多开了三桌,两边上场选手就坐在同一桌上以示友谊第一。

于锋主动端起雪碧杯子:“我敬黄少一杯,今天输得遗憾,但是心服口服。”

黄少天哪是能输阵的人,一口喝干。

邹远乖巧地赶紧给两人又满上。他又一口喝干。

连着两杯雪碧下肚,黄少天差点没被气泡顶得吐出来。

可恶的是在他顺气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为这一杯泯恩仇。

还是喻文州带的头。

好吧,看在队长的面子上,黄少天心想。

 

 

黄少天把于锋QQ放出黑名单之后,他们互动渐渐多了起来。

其实他们以前在蓝雨挺亲近的,黄少天出门经常忘带钱包,于锋就买两个人的单,买完不让黄少天还,黄少天偏要打双倍的钱发给于锋微信,于锋又拒收……来来回回的折腾。

因为于锋而输掉的比赛,他会一个人加班加点复盘到深夜。黄少天就带一杯香飘飘奶茶,趴在旁边的椅背上指点江山,又犀利又烦人。

徐景熙观察处女座和狮子座的日常像饲养员观察大猩猩。

处女座总是玻璃心,狮子座总爱戳玻璃心。被戳的不躲开,戳人的不悔改,大约都觉得对方奇葩而有趣,忍不住不亲近。如此纠结,做队友矛盾丛生,倒不如做单纯的对手,互喷互砍更干脆。

有一天黄少天陪卢瀚文看完一部鬼片已至深夜,小孩子阳气旺,打个哈欠把剧情忘到脑后,一沾枕头就睡着。黄少天回到自己宿舍,抱着被子翻滚许久,还是怕得无法入眠,只能起床开电脑。

于锋的头像在闪:我明天回G市办事,后天黄少有空一起喝茶吗?

黄少天顺手回道:没问题。现在来pkpkpk啊!

于锋秒回:太晚了,我明天赶早班机。

黄少天:哦,那好吧,回头见,对了不用带鲜花饼了。

于锋想着包里那几盒给旧队友的滇红,回了个好,又说:黄少你也早点睡,现在都两点了。

黄少天:睡不着,刚刚看了部鬼片,超可怕,男主的姐姐是杀人狂魔,杀了人就藏在浴缸里,一缸血水里一捞全是尸骨,吓得我都不敢去洗手间……

于锋那边“正在输入”了一会儿才回:那我陪你打竞技场吧。

黄少天:不用不用,你不是要赶飞机?我问问老叶在不在。

于锋:没事,飞机上再睡也可以。

然后他们pk到天亮,黄少天被鬼片吓精神了,发挥极好,兴致也高,直到于锋赶他回去补眠。

于锋:别忘了向喻队请假。

蓝雨画风宽容,临时缺席训练向队长报备一声即可。黄少天经常心安理得拖一帮人去KTV唱通宵,其中过半时间麦都在他自己手里。十次里于锋大概会去六次,认认真真把自己点的歌唱完倒头就睡。

黄少天:原来你还记得啊。

黄少天困迷糊了,他真的只是随手打了一句话,压根没想里面有多少控诉挑衅意难平,偏偏全被于锋咀嚼出来了。

如何回复才不显得自己无情无义,颇费了于锋一番踌躇。

那边黄少天早睡死了。

中午黄少天起床,正好赶上食堂午餐时间。他坐在蓝雨队员中间,一边挑着菜里的秋葵、青椒、胡萝卜片、香菜,一边从鬼片讲到于锋。

旁边的郑轩脸上浮现淡淡的挣扎。

“你有没有发现……”

他身体里的懒癌和天性中的八卦在斗争。

“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提起于锋特别多?”是八卦赢了。

“嗯?嗯?有吗?”

黄少天一想,好像还真是啊,几乎每隔两天就要和于锋pk一次,不打的时候也很有话题。于锋就是那种无论别人讲话多久内容多琐碎都会认真听完并给出评论的类型,从这个意义上说他非常受黄少天欢迎,就像捧场鼓掌到落幕的观众和秀场的关系。

然而郑轩要说的还不止这些。

于锋来了又走了之后,黄少天把自己分到的滇红送给了郑轩。他不爱喝茶,嫌苦嫌涩。

郑轩抓着红茶盒子叹息:“于锋送你的东西,你转送给别人,不太好吧?”

黄少天一脸莫名其妙:“你不告诉他不就得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不喜欢茶?”

“人家大老远带过来,我再嫌弃还是人吗!其实我有讲过让他不要带鲜花饼了,谁知道百花那里有这么多特产。于锋这人就是麻烦……”

郑轩很不想做这个戳穿窗户纸的人,但剧情需要,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黄少,其实很多话讲出来就没意思了……”

“嗯?”

“你明明知道,于锋暗恋你吧?”

 

 

黄少天的手指停在回车键上,心底很忐忑。

他知道于锋对他很好,但他也忘不掉于锋离开蓝雨时那个决绝的背影。

明明我都说了那么丢人的话了……黄少天把脸埋在掌心里,手背压在键盘上。

“蓝雨对你来说算什么?”他还记得要不是喻文州拽住自己,他就要上去揪于锋衣领。

不如问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问出那样的问题,期待着怎样的答案。

黄少天这边久久没有动静,倒是于锋那边先发过来一个语音请求,嘟嘟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黄少,没事吧?”

黄少天抬头一看,两人的对话框里一长串毫无意义的字母。“没事没事,不要担心,是我不小心压到键盘了。”

“哦……你找我有事?”

当面问人“你是不是喜欢我”,实在荒谬,但黄少天又的确想知道答案。

他年少成名,满腔意气,于人于己从不留余地。

耳机里的沉默悠长得像海岸线,一波一波的吐息模糊不掉沙上写的字。黄少天在暗处静静埋伏。

“是。”

“是你个头啊!”黄少天勃然大怒,一把抓住猎物,“是你干嘛转会你是不是傻!你说啊说啊说啊说啊!”以下省略无数字。

他有恃无恐。

那头于锋叹了一口气。

“这是两件事。我喜欢你,和我离开蓝雨来百花是两件事。” 

黄少天觉得于锋精神分裂。

 “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可能的,还不如放下这事追求事业,慢慢的也就淡了。”

黄少天反驳:“你怎么知道没可能?你根本就是不战而败的懦夫!”

于锋没生气,好声好气解释给他听:“你看,如果我还是蓝雨的于锋,你会对我产生什么别的感情吗?”

当然不会——黄少天秒答,他真心当蓝雨是大家庭,当其他人是兄弟,谁会对朝夕相处的兄弟有什么想法,哦除了于锋这个怪人。

“不对,那也不代表你当了百花队长我就会喜欢你啊!”

“我明白的,所以要不是你问起来,我根本不会跟你说。”于锋的声音有点涩。

黄少天有点生气,又有点窃喜。他想好小子藏了多久还不是被我捉出来了你是孙悟空我就是如来佛想赢过你爷爷下辈子请早——他早就忘记该给郑轩的火眼金睛记上头功。

“那我现在知道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啊?”于锋被问懵了,“能有什么打算?我没想过。”

“那你好好想想吧。”



END


  111 4
评论(4)
热度(111)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