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叶王】有妖气

我回来啦!

老叶的生贺,也是dear @枉留行 的生贺,别问为什么双子座射手座可以共用一篇生贺,过两天我还要发一篇给天蝎座的生贺(。

祝你们生日快乐,年年岁岁有老王。

灵感来源如下图:

(左小别,右英杰)





“这位少侠,我看你印堂发黑、眉间带煞,恐怕⋯⋯有妖气缠身。”




王杰希有一个花圃。

他每天早上起床、洗漱、晨练之后,就会来到花圃前面,给花草们浇水松土施肥,然后写种草笔记。

最近移植来的许斌长势良好……刘小别长得太快,养分跟不上……肖云太茂密老抢隔壁的阳光……高英杰(此处有几道重重的下划线)需要稍微拔一拔……

日正午时,他便小憩片刻。下午读书写字。晚上在月白风清中打两套拳,回房睡觉。


王杰希无需进食,因为他不是人,他是一株刚刚修成半仙的王不留行。

微草谷灵气充沛,日月星辰行经有序,风霜雨露不滥不缺,天然是一处修仙的好所在。王杰希天赋绝高,无师自通地修成人形,随后一边继续修炼,一边精心培育谷中其他花草。

修仙这事,讲究勤奋、天赋、机缘,缺一不可。比如许斌,他本不属于微草谷,前些日子受了雷击,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王杰希捡回来,却是因祸得福,从此修炼事半功倍,是众草之中的佼佼者。

天赋出众者当属高英杰,差在年纪太幼(还不到两百岁),心性未稳,王杰希便不许他离开泥土太久,仅在每天日落后化成人形一阵子,松快松快而已。

刘小别是微草谷土生土长的草,最早跟着王杰希修仙的一批,算是其他草们的大师兄,分担了许多杂务,时常出谷跑腿,虽然性子稍嫌跳脱,但从不误事,王杰希对他十分倚重。

然而就是这个刘小别,让王杰希三天三夜不吃不睡,愁得叶子几乎掉光。




“出声呀,你不出声我怎么知道你想什么?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怎么会原谅你?我不原谅你怎么会放你走?”

“你……”

“出声我就会原谅你吗?我就会放你走吗?天真!”

如果怒火有形,刘小别能跟黄少天同归于尽。

“好了好了,”叶修出来打圆场,“气坏他对你有什么好处?”他顺手检查了一下刘小别身上的符咒禁锢,又给他培了培土。

黄少天兀自喋喋不休,刘小别已经听而不闻,转而仔细打量叶修,这个破了自己法术又把他束缚在花盆里的道士。

一身连八卦都洗得模糊发白的旧道袍,边缘缀着几块补丁,手里的拂尘毛都快掉光,怎么看也不像什么大人物。只有那把武器,外形是伞,却能变幻多种模样,材质非金非木,仿佛有些来头。


刘小别是恶作剧的时候被捉住的。

当时他受王杰希之命出外办事,在回谷的路上,偶然遇到上京赶考的黄少天喻文州。黄少天随身带着一把祖传宝剑,使剑的功夫也不错,刘小别几次前去挑战,都被打得铩羽而归。

他少年心性,怎么可能服气,认定黄少天是占了神兵利器的优势,便想要偷偷把他的宝剑藏起来,再公平比试一回。谁料他一潜入黄少天的房间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发现自己现出原形被栽在花盆里,全身上下只有头能动。

此时喻文州出声,“依我看,这小妖也不似大奸大恶之徒,不若放了他吧。”

叶修专心致志摆弄刘小别,“我还要派大用场呢,怎么能说放就放。”

“就是!”黄少天在一旁帮腔,顺手捏了捏刘小别的脸,“这妖怪肉还不少,改天本少爷下厨,给你们做个煎炒煮炸炖,一妖五吃。”

闻听此言令叶修颇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些岭南人哪,胆子真大!就不怕小妖背后有大靠山?”

蔫蔫的刘小别一听“靠山”二字,想起王杰希和一谷的兄弟姊妹,顿时精神了,茎干挺得笔直笔直,两片小叶子飞速挥舞,换成人形,大约就是上蹿下跳的模样。

喻文州微微一笑,“道长费这些工夫,不就是想引他靠山出来么?”




大靠山王杰希正沿着刘小别留下的气息一路追赶,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半仙之体尚保留了一部分草木天性,三天三夜没能扎在土里吸取养分休养生息,即使强大如王杰希也几乎到了极限。

他左手提一个陶土花盆,里面种着补眠的高英杰。这时高英杰渐渐醒转,叶片掩口打了个哈欠,细声细气地问道:“师父,我们现在到哪儿了?”

王杰希半蹲下身,揪起路边的野草闻了闻。大凡灵物,与山川草木皆有感应,从野草上留下的气息,他判断现在追踪的方向无误,再有不到半天便能追上刘小别,或者说,追上抓走刘小别的人。

微草谷向来不涉江湖恩怨,此番横祸,王杰希猜测是觊觎灵气的修道者所为,要把他引出去,等谷中空虚再大举来犯。因此他令许斌带领其他弟子暂避锋芒,空谷仅余周烨柏布下的重重鬼阵。

他起身时晃了一下,“师父您累不累?换我来带您赶路吧。”高英杰很懂事。

王杰希欣慰地抚了抚他的头。


半日倏忽而过,天色将暗未暗之际,王杰希已赶在叶修前面,藏在道旁一棵大树上,静候叶修一行经过。

他把高英杰变回人形,嘱咐他道,“你待在这儿,不可轻举妄动。若我救不回小别,你就去找许斌。”说完便纵身一跃,从大树上稳稳落地,长袖凌风,姿态清绝。

他目光在黄少天手上的刘小别打了一转,直直望向叶修,“小徒顽劣,不知得罪了何方高人?”

叶修双眼微微眯起,“你不知我是谁?”

王杰希皱着眉头看他半晌,摇摇头。

叶修脸上漫起一层阴影,挥手命喻文州和黄少天退后,拔出背后的伞,“打赢我,就把徒弟还你。”




高手过招,电光石火间生死立判。

黄少天双目圆睁一眨不眨,时而兴奋地揪着喻文州的袖子,“你看叶修!刚刚那一式真是妙到毫巅!”时而重重一拍手里花盆,“哎那个王杰希背后长眼睛了吗?这都躲得开是人?”

花盆里的刘小别被他晃得风中凌乱头晕脑胀,忍不住大喝一声:“我们本来就不是人!”

黄少天反唇相讥,可怜喻文州虽然看不懂战局,还得做个调解纠纷的和事佬。


一只暮鸦长声嘶鸣,掠过他们头顶。

叶修和王杰希激战正酣,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但王杰希渐渐觉出了异样。

对方防守太过精妙,进攻却粗疏不堪,似乎实力并不只此。

……似乎有意相让。

验证王杰希的猜测一般,叶修在几次间不容发的躲闪之中,还有余力问他,“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咻地撑开伞,“记得千机伞吗?”又咻地收伞作矛,“这样呢?以前和你打过几百次的!”

隐约的画面浮上王杰希心头,很快又被愤怒的潮水冲走——自己已经拼尽全力,却被对方游刃有余地戏耍的愤怒。

他不想继续纠缠下去了。

趁天地间收起最后一道光,王杰希仗着草木之身善于夜视,故意卖了个破绽。叶修果然中计,伞速再提,重影漫天漫地压过来。觑准了叶修招式使老无法回旋,王杰希正要下手夺伞,脚下突然一软,来不及补救,叶修的伞已经稳稳架在自己脖子上。

“是我输了。”他坦然承认,虽然输在体力不济,但胜负已分。

叶修一笑,把伞插回背上,“那你就任我处置了。”

“且慢……”哪有这种条款?王杰希正要出声反驳,只觉眼前一花,再回过神,自己已经变回原形,插在不知哪来的花盆里,头上脚下地被叶修倒提着。

喻文州不知何时点了一个火折子,上前绕着王杰希看了两圈,道,“这两个妖怪如何处置,道长可有主意?”

“废了他们道行,为民除害!”黄少天愤愤然夺过火折子,在刘小别面前晃来晃去,把他吓得脸色铁青。

“等等,”叶修双眉一扬,搂紧了王杰希的花盆,“谁说我要为民除害了?这是我媳妇儿!”




一句“媳妇儿”如惊雷劈下,把在场除叶修外都劈成了石像。

刘小别率先恢复神智,但要他去问王杰希和叶修什么关系,借他十个袁柏清的胆子都不敢。

还是喻文州先打破尴尬,“可是这位……这位……”既是人家的媳妇儿,再叫妖怪就不太合适,“这位仙长与道长似乎,素未谋面?”黄少天和刘小别猛点头。

“这就不用你们管了。”叶修一手端着花盆,一手扯着袖子上下擦拭王杰希,神情专注,一边擦一边嘟囔,“怎么不说话了呢?难道刚刚不小心打坏了?”

王杰希刚从脑充血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被“媳妇儿”砸傻;刚要开口质问叶修谁是他媳妇儿,就被高英杰吓呆——

“放开我师父!”高英杰满脸通红,眼泪汪汪,高举自己佩剑,气势万千地冲过来,叶修一拧身让开,弹了一个小符咒上去,高英杰就变成了刘小别花盆里的另一棵草。花盆不大,叶子尚要擦到叶子,两颗大脑袋咚地撞到一起,旋又弹开。

“抱歉啊,出门在外花盆没带够,你俩凑合一下。”叶修的道歉完全听不出愧疚之意。

“呜呜呜呜师、师父你没事吧?”——这是哭到打嗝的高英杰。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放了我师父和英杰!”——这是怒发冲冠的刘小别。

“我们真的见过吗?”这是一脸困惑的王杰希。

叶修表示你们太吵了,给高英杰和刘小别一人贴了一张静音咒,把王杰希的花盆举到面前,“大眼你真不记得我了?!”




五百年前,微草谷鸿蒙方开、造化初具,刚刚修成人形的王杰希,曾经在江湖上行走过。

那时的他比高英杰天赋更高,比刘小别胆气更壮,从昆仑到南海未尝一败,直到遇见散仙叶修。

“那时候你说我打法好土,一直发誓要打败我,可就是打不过……”

王杰希板着脸,表情明明白白地说“你现在也很土”。

“然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东海杀黑龙,漠北降邪煞,妖魔鬼怪望风丧胆,神仙侠侣名震江湖……”

王杰希若有所思。

“后来我回了一趟天界,你在地上应了雷劫,我再回转时你就不见了,我就一直找到现在。”叶修说完了,眼巴巴望着王杰希。

王杰希以叶扶额,虽然他的确在最近一次天劫后少了点记忆,但谁能证明叶修的话呢?虽然他看叶修越来越眼熟,说不定这是张大众脸呢?

喻文州饶有兴趣地表示没听够,叶修摆摆手,细节怎么能告诉你们?他嘴唇翕动,运起传音入密的功夫。过了一会儿只见王杰希茎叶的颜色自下而上层层加深,逐渐蔓延到脖颈、下巴、双颊,最后整张脸都泛着浅浅绿色,散发一种诡异的软绵绵的气息。

刘小别和高英杰惊恐地对视一眼,他们的师父“脸红”了。

这是害羞还是生气?是生气吧,一定要是生气啊,两人不抱希望地在心底呐喊。

“大眼你记起来了?”叶修喜不自胜,用力亲了王杰希一口,立刻被叶片啪地抽在脸上,绿油油软绵绵的王杰希说,“孩子们在看呢!”




他们先回微草收拾残局,再送喻文州和黄少天上京,然后北上去访传说中的医仙石不转,看能否治好王杰希被天雷劈出的失忆症。

“文州,文州,我们去踏青吧!你再在客栈窝下去,大好春光都要被你辜负完啦!”黄少天人未至声先闻。

喻文州将笔搁在砚上,吹干纸上淋漓墨痕,笑道,“这就来。”

清风徐来,花影摇曳,拂过卷首三个大字“神仙传”。

“盖闻天玄设象,运日月以璇衡;地道纲维,布山河而列政。有微草谷者,在京北百余里,仙人王真人治之……”




END

(后来喻总凭此文成为一代艳情小说名家(并不


  345 22
评论(22)
热度(345)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