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乐安

少许清真

 

【叶王】电灯胆 1

伪科幻真狗血

补BGM:http://music.163.com/#/song?id=29734857

不是电灯胆(



1.

“脑部发育评级为SS,已通过压力测试……”圆柱容器表面有一道光,随着机器发出的声音一点点向下移动,代表复制终端正在进行最后一次检测。张新杰根据机器的反馈,在随身虚拟光屏上打了几个勾,王杰希站在他身后两三步远的地方,静默注视着这一切。

“一切发育良好,不愧是叶神的复制体,比我预测得更接近本体。”张新杰将数据放大投影到圆柱容器旁边,方便王杰希对照观看。王杰希点点头,说:“皮肤比他自己的好多了。”

容器里的叶修,笼罩在一层荧荧的白光之中,气场柔和又放松,仿佛只是在自家大床上一觉睡到中午。

两人不再说话,静静等待复制终端扫描完成。

“知识数据匹配、认知数据匹配……”柔和的女声继续往下念,“100%匹配,启动唤醒。祝贺您获得新生。”

作为军部最重要的医学专家,这样的场面张新杰几乎每周都会面临几次,一般他不吝道一声恭喜,但作为叶修和王杰希的知情者,眼下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张新杰低叹一声:“等办完手续就可以出院了,以后每周来复查,直到监护期结束。”

把医生该说的话说完,张新杰就离开了房间,留下王杰希单独面对他新生的爱人。

王杰希向前踏了一步,按动掣钮,透明的壳瞬间如水滴般飞散,记忆里、视频里、魂梦里熟悉又破碎的脸,最终在他眼前凝成了具象。

三个月前叶修向王杰希道别,前往M78区域执行任务,却遭到一场观测外的高能宇宙射线袭击而失去联络。

三个月来军部多方搜救这位要人,却只找到一段他在救生舱里用最后一点能源拍下的、留给爱人王杰希的遗言视频。

昨天韩文清正式签署了死亡通知书,叶修复制体唤醒计划随之启动。





公元3000年,银河纪元562年,生物复制技术已经高度成熟,除了科研和军方,在民间的医疗美容行业也得到广泛应用。

地球纪元时代人人谈而色变的复制人伦理问题和宗教一起消亡了。如今社会普遍认可复制人具有和本体同等的人权,歧视复制人不仅是道德问题,更可能面临人权法庭的指控。即使有一部分老古板坚守几个世纪前的伦理道德,也抵挡不了大多数人都愿意用复制技术延续生命的滚滚洪流。人类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永生。

军方则以立法的形式作出强制,凡具有高等军阶者,人人必须定期储备复制体,一旦重要人物遭遇不测,军部在确认死亡后36小时以内即会下达指令,启动复制体唤醒计划。

他正是一个这样的复制人。

叶修的认知到这里划上了一个句号。白的墙壁,淡蓝的地板,纷至沓来的记忆和知识,他眨眨眼,努力消化这一切。

现在和他对视的这个双眼不一样大的人,大脑告诉他这是王杰希,但也有可能不是,因为记忆里的王杰希分明更胖一些,也更精神一些。

王杰希对眼前的情形早有预备,他说:“我叫王杰希,你记忆里的我是三个月前的。这三个月来我过得不太好,但我还是我。”

王杰希又说了几个和叶修约定的关键词,一一印证过记忆之后,叶修将信将疑地接受了他。

如今的叶修就像从一场永恒的睡眠中刚刚醒来一样,即使拥有SS级大脑,其活化区域也不足正常一半。所有的记忆和知识像珍珠一样散落在他的认知海洋里,他必须用自己的观察和体验去把珍珠连成串,这个过程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帮他,少则一周,多则一个月,他才能重建作为一个人、作为叶修的自觉,继而重建对社会、组织、亲人、爱人、朋友、仇雠……的种种情感。

情感是本体唯一无法直接转移给复制体的部分。

情感重建不完全则容易诱发反社会人格。本世纪初就发生过这样的悲剧,一个复制人在情感重建的过程里受到了重大打击,最后枪杀了三十三个人。在那之后,政府就加强了监管,也赋予了监护人更多责任与权力。

“未来十二周之内,你的一举一动我都要全权负责,同时也有权随时终止你的生命,当然除非万不得已,我不会这么做。”

王杰希微微一笑,更接近叶修记忆里的模样了。

“欢迎回家,叶修。”





王杰希去办出院手续,叶修跟在他身后,一路遇到许多人冲自己打招呼,有人喊“老叶”,有人喊“叶神”,熟悉的面孔上尽是陌生的表情。叶修按照记忆里的方式挂上笑容,一一回应。

他和王杰希的家位于一幢公寓大楼里的顶层,视野很好。叶修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整座城市裹挟着暮色扑面而来,海量信息冲击得他有些晕眩,回到了客厅。粗糙的布面触感,体重压在沙发上的凹陷程度,王杰希爱用的清洁剂气味,大理石地板反射出的灯光角度,记忆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叶修深吸一口气。

“你在家比较习惯穿家居服。”王杰希把叶修带到卧室里,床上平放着两件叠好的衣服,他伸手拎起来,崭新的。“原来那件洗坏了,就又买了同款同色的。”

“家务机器人出故障了?”

“不是,”王杰希一脸镇定,“是我想试试手洗的感觉。”

“真不像你。”

“你记忆里我是什么样?”

叶修掰指头数:“京瘫,家电杀手,能动口绝不动手的老佛爷。”王杰希差点笑出来,叶修一拍大腿,“我不在家这么久,你没把咱家厨房烧了吧?”

叶修挽袖子作势要去厨房查看,王杰希转身一拦,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到气息交错。叶修伸出手,又改变了方向,轻轻抱住王杰希。眼前的人比记忆里瘦了很多,能明显摸到脊柱的凸起,王杰希从高中以来一直维持在偏瘦的下限,叶修从没想过他还能更瘦。

两个人沉默着拥抱了一会儿,天色不知何时已经全黑了,分开时略低的室温和体温相冲,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晚餐过后,叶修回到自己书房里,王杰希敲门的时候,他正抚摸过书架上一本本书脊。一句“别碰他的东西”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及时刹住车,王杰希掐掐自己指尖,叶修已经回来了,他必须学着习惯。

叶修最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相框,一张张翻看,屏幕的光投射到他脸上,神情时而怀念,时而迷惑不解。王杰希打开照明,走上前和他一起看:“都想起来了?”

“嗯……有点乱,其他还行。”

以叶修过往三十年丰富的人生经历,和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通的渊博,要想快速进入角色的确是个不小的挑战。王杰希几乎是带了点同情地望着他。

“彻头彻尾重新认识自己,一般人可没这体验。”

“怎么说,挺有意思的,我希望你也能试试,但又不舍得你遭罪。”

射灯下叶修的眼波像他的话语一样温柔,王杰希沉默片刻,才说:“你今天够累的了,早点睡觉吧。”

怎么睡?

“你睡卧室,我去我书房里睡。”王杰希比划着道,“你出事以后我老是失眠,就在那儿支了张单人床。”

正如他所预料的,叶修迟疑一瞬,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tbc
其实也没有标题那么狗血……

  251 50
评论(50)
热度(251)

© 王乐安 | Powered by LOFTER